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买书或是不买,这是个问题_散文网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买书或是不买,这是个问题

张祺

题记:喜书书,因为书籍是人类精神营养的富矿;因喜爱而常买,时至今日,已经装满了七个书柜,且尚有一些至今无法安居。尽管如此,出自喜书、爱书、看书,购书的打算时刻在心头,又因寒舍空间有限,唯恐难以使之安居得以善待,故心常纠结……

我对书的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萌发的,大概就像之怀,不过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罢了,非要说出一个时候节点,比如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时辰,的确是很难的。说出怀春的准确的确难,但要说出为什么爱书就更难了,就像少男少女的恋爱,要想非常理性而具象地说出爱的理论基础、现实动力和客观必然来,总归不是那么清晰明白,似乎是有,也似乎是无。还是时下的话说得比较到位,爱就是爱呗,需要什么理由?总之,我对书的爱就是这样一本糊涂帐,起码在爱之初是如此。

爱的萌发于糊涂之中,但这并不影响爱的真切与持久。就像某些一个人的,经常过得浑浑噩噩、懵懵懂懂的人,这并不能说明他不热爱生活,他不会有一个长寿的一样。我对书的爱大体自糊涂始,至今也一直没有弄太明白,但同样也不影响我对书爱的真切和持久。有时我在想,吃卡马西平有什么副作用?世上的好多事其实没有必要弄得过于明白,过于明白一方面容易滑入功利的泥潭,另外过于明白了反而没了意思,没了情趣,起码会缺少一种朦胧的美。

我对书的爱怎么说呢,至少我目前找不出确切恰当的来言状。差堪比拟的倒有几个,但仍觉得差强人意。这几个词是:如漆似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爱不释手,不忍卒读,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网:www.sanwen.net )

我对书的爱,妻子是看在眼里的,羡慕有没有我不知道,有没有恨我也不知道,但嫉妒总归是常有的。因为她不止一次地在我捧卷而读、掩卷而思的时候小有愠怒,嫉妒之心形之于面,吐之于口。“一有时间就呆在你那书房,掂一本破书,难道魂魄都让书勾引了去!”“都一脸苦楚皮了,还天天拿本破书,难道书能管你饥饱?”妻子的话常让我想起唐寅的《妒花歌》,诗云:

昨海棠初着,

数朵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兰房,

将来对镜比红妆。

问郎花好奴颜沈阳哪个看癫痫#!好好?

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见语发娇嗔,

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挼碎掷郎前:

请郎伴花眠!

当然,作为女性,妻子较妒花使者到底有些修养,只是端详一番我看的书,然后却又开始帮我打理书房了;一边整还一边说,“书房是你常呆的地儿,还是弄得整洁些好。”每至此时,我总会掬上一脸的笑,伴笑而出的便是我的一句发自内心的性标志性的句式:谢天谢地谢媳妇儿!

我理解妻子的愠怒,因为好多时光我本该属于她的,却被她所谓的几本破书都勾引了去,不仅肉体,还有魂魄,这书正是她的情敌呢。情敌是一个打破醋坛子的高手,不管这坛子原本属于谁。对于妻子的愠怒,我总是笑脸相迎,说实话,有些时候热脸还是要帖一下冷屁股的,特别当有客观需要又不得不的时候。每逢此时,妻子便说,成天就知道嬉皮笑脸的,好了好了,你还是继续和你那破书亲热去吧。每逢此时,我心便立马得到了安稳,甚至有些得胜回朝的感觉,也有点像阿Q“得胜”时那种飘然的神情了。这里我必须补充说一下,我爱书,更爱吾妻,正如亚里士多德说的“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定西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一般。

光说爱书,空口无凭,总该有些铁证才对。首先呢,无论如何,我每天必得和它们中的某某一番幽会。如果因客观的限制而不能,那种猴急的感觉用古老村语形容“狗不得过河”再恰当不过,外加四肢乏力,精神恍惚,心中空落落的,失却却的,正如热恋中的情人不得相见。其次呢,好书如好色。《孟子•告子上》篇云:食色,性也。大体是说,对美食和异性的挚爱与追求这是人的本性啊!孔圣人也曾就世风日下喟然长叹:吾未闻也德如好色者也!如此看来,人之好色,本也,既自然而然又天经地义,因此才有了那些为情色不管不顾而私奔的,而殉情的,而将法律与道德置之度外的。当然,我真正想说的并不是人之于食于色,而是借此言状一下我之于书的那种感觉——因难以言传只得借助“食色”说让诸位看客意会一下了。噫,笔之掘如是,羞矣!看来还要读,还得读。其三呢?发现一本好书,如巧遇一个美人,欣之赏之仍不知足,必欲揽之入怀而后快。行文至此,想起金圣叹君的三十条“不亦快哉”之中,似乎没有此“快”,顿时为其的粗心与遗漏叹息之,叹息之余念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话,对圣叹君的刻求之心便立刻释怀了,只是希望再版修订时,那怕有狗尾续貂之嫌,务要将之吸纳进去,使湖南癫痫治疗效果比较好的医院之更加客观、公正、全面、情趣。由于在下久存发现好书必欲揽之的动力和行动,属我的书籍林林总总已装满了七个两米多高的书柜了,书柜都带着门,门上都装有玻璃,玻璃上都没有尘埃。每当我将一本好书置入书柜,就像找到了当年汉武帝金屋藏娇的感觉,金屋岂能无门?染了尘埃如何是好?门上怎能无玻璃?否则我们如何得以时常对视?玻璃上尘埃怎么能够?圣洁的书啊无论如何也不该与尘埃为伍……

写到这里,妻子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一声“满纸荒唐之言,尽管胡说八道,快说说这书倒底是买还是不买?”河东狮吼一下惊醒了游人,今后这书到底是买还是不买,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此时的脑海里不知就里地就蹦出了一首小诗,诗云: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雷震震,

雨,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谨以此作为我心的宣示、对妻子的回答和文章的结束。

2016-8-6

首发散文网: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