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浮士德 悲剧第一部 《巫厨》www.hlmsw.cn,正官庄高丽参6年根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矮灶上安置巨釜,釜下生火,釜中蒸气上升, 现出种种幻影。一只长尾母猿坐釜旁搅拌以防其溢 出。公猿偕小猿等坐灶旁取暖。四壁与屋顶,满饰 女巫种种希奇古怪的家用器具。   浮士德与靡非斯陀匪勒司 浮士德   疯狂的魔法违反我的本性,   你居然向我保证,   在一塌糊涂的混乱中我会恢复安宁?   我还得对一个老妇人不耻下问?   她那种肮脏的药汁   真会减轻我三十岁的年龄?   哎呀,如果你只有这么高明!   我的希望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难道说,大自然与高贵的精神,   就没有把某种灵药发明? 靡非斯陀   我的朋友,你又在自作聪明!   倒也有自然的方法使你年青;   不过印在别的书本,   而且那一章却奇妙万分。 浮士德   请你明言吧! 靡非斯陀   好吧,这方法不费金钱,   不要医生,也不弄虚玄:   你立即走到田间,   动手挖土和耕田,   把你的肉体和精神   都限制在狭小的圈圈,   吃单纯的菜饭,   与牛马同甘共苦而不伤体面,   亲自收割又亲自肥田!   这就是最好的方法,我相信,   你就活到八十岁也很壮健! 浮士德   这种情况我全不习惯,   我的双手不会使用锄铲;   狭隘的生活不够我周旋。 靡非斯陀   那么,只好来请教女巫。 浮士德   何必定要找这老妇?   难道你炮制那种汤药比她还不如? 靡非斯陀   这玩意儿非常浪费光阴!   我有这些时间,千道魔桥都可造成。   这不光需要技术和学问,   工作时尤其要有耐心。   只有静心的人终年守定;   到了火候,发酵才强烈而精纯。   而且其中的一切配料   都非凡品!   恶魔只是教导她制造,   自己却制造不成。   瞥见众猿   你瞧,多么灵巧的东西!   那是男仆,这是婢女!   (向众猿)   女主人好像不在家里? 众猿   她去赴宴,   是从烟囱   穿到外边! 靡非斯陀   她平常出门要玩多久才回转? 众猿   等到我们脚爪烘暖的时间。 靡非斯陀 (向浮士德)   你觉得这些乖巧的动物怎样? 浮士德   这是我有生以来没沈阳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有见过的怪像! 靡非斯陀   不对,象这样的问答,   正是我最心爱的对话。   (向众猿)   喂,该死的木偶,快对我讲,   你们在粥里搅的什么名堂? 众猿   我们在煮布施乞丐的稀粥。 靡非斯陀   你们一定招徕广大的主顾。 公猿 (走近身来向靡非斯陀谄笑)   哦,快掷掷骰子,   使我发点财喜,   让我只赢不输!   我的境况拮据,   如果我有钱时,   也会聪明一些。 靡非斯陀   如果猴子也能中彩,   它将是多么幸福!   这时小猿等玩弄一巨球,   滚地而过。 公猿   这是世界;   或降或升,   滚动不停;   立即破碎,   发玻璃声!   中心空空,   处处闪灼,   大放光明:   我是活着!   可爱儿曹,   切莫走近!   否则你便丢命!   它是陶土制成,   只剩碎片纷纷。 靡非斯陀   这箩筛管啥用处? 公猿 (取下箩筛)   倘使你是个贼子,   我立即把你认识清楚。   他跑到母猿面前,让她透视。   透过箩筛去看!   你若认识贼子,   难道不好说出名字? 靡非斯陀 (走近火旁)   还有这罐子呢?   公猿和母猿合唱   好一个蠢物!   不识得罐子,   也不识得铁釜! 靡非斯陀   无礼的畜牲! 公猿   拿着这拂尘,   坐在这矮凳!   强按靡非斯陀坐。 浮士德   在这段时间中,立在一面镜前,   时而走近,时而离开。   我瞧见了什么?好一幅天仙的图画,   呈现在这魔镜当中!   爱神啊,假我以最快的羽翼,   带我到那阎苑珠宫!     唉,我若是不停在这儿,   我若是大胆前去,   只要能一见她烟笼雾罩的芳姿!--   这是女性的最美写真!   难道实际上真会有这样的美人?   瞧她那玉体横陈,   不是荟萃着一切天界的精英?   尘世上哪能有这般风韵? 靡非斯陀   自然?,造物主经过了六天的辛劳,   最后连自己也不觉叫好,   当然是一种得意的创造。   这回你尽可以饱享眼福!   我就去给你寻个这样的宝物,   谁能够作新郎娶她回家,   那才是莫大的幸福!   西安哪里治癫痫浮士德频频注视镜中。靡非斯陀在椅   上伸腰,手弄拂尘,仍与众猿对话。   我坐在这儿俨如国王登殿,   王笏在手,只还缺少王冠。 众猿   (这时做出种种奇怪动作,杂乱无章,   给靡非斯陀捧王冠来,大声狂叫。)   喂,请你费神,   用血和汗   把王冠粘稳!   (笨拙地捧冠乱走,破成二半,拿着向   四周跳跃。)   事情已经发生!   我们口说而目睹,   耳闻而叹咏—— 浮士德 (对镜)   啊!我简直要发狂! 靡非斯陀 (指点众猿)   连我的脑袋也开始动荡。 公猿   如果狂得好,   如果动得巧,   这就是思想! 浮士德 (如前)   现在我五内如焚!   咱们赶快离此远遁! 靡非斯陀 (仍如前状)   喏喏,至少我得承认,   它们是诚恳的诗人。   (母猿疏忽职守,釜开始沸溢,发出一股巨大   火焰,向烟囱冒出。女巫由火焰中惊呼下降。) 女巫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   遭瘟的死猪!天杀的畜牲!   疏忽了药釜,烧焦了主人!   千刀万剐的畜牲!   瞥见浮士德与靡非斯陀   这是什么?   你们是谁?   来此做甚?   谁偷进来?   叫这火焰   烧你骨骸!   (以杓入釜,向浮、靡、众猿撒火。众猿啜泣。) 靡非斯陀 (倒执拂尘,击打杯壶坛罐,)   打烂打烂!   流出稀饭!   打破瓶罐!   笑笑玩玩,   你这腐尸,   合你板眼。   女巫忿怒惊骇而退。   认得我么?你这骷髅!妖精!   认不认识祖师和主人?   有谁为难,我就给点教训,   把你和猴精打得四碎五零!   你胆敢对这红褂儿也不尊敬?   我帽上的鸡翎你还认识不清?   难道是我蒙着了面孔?   还得自报姓名? 女巫   啊,主人,恕我冒犯!   我可没有把你的马脚瞧见。   那对乌鸦为何不在您的身边? 靡非斯陀   这次姑且饶你初犯;   因为我们互不见面   已有很长的时间。   那装点全世界的文化,   也在向魔鬼身上扩展:   北欧的幻像已不再出现在眼前;   你看我身上还有角、尾和爪?   至于脚,我的确不能缺少,   不过沧州儿童癫痫专业医院在人前露出总是不好;   所以我也和好些青年一样,   多年来就用假腿在跑。 女巫 (跳舞)   我简直乐得一塌糊涂,   又在这儿见到撒旦老祖! 靡非斯陀   老婆子,不准你对我使用这个称呼! 女巫   什么原故?这对您有何抵触? 靡非斯陀   这名字早已写上了寓言书,   但是人们丝毫也没有进步;   去了一恶,而万恶依然如故。   你叫我一声男爵大人,就百事顺遂;   我是个骑士和别的骑士不殊。   你别对我高贵的血统犯嘀咕,   你瞧我佩的徽章可不含糊!   做出一种猥亵的手势。 女巫 (狂笑)   哈哈!这正是您的式样!   您依旧和从前一般,是个流氓! 靡非斯陀 (向浮士德)   我的朋友,把这点牢记在心:   这是和魔女交际的调门! 女巫   二位先生,你们有啥吩咐,就请说来。 靡非斯陀   请将那有名的灵药奉赠一杯!   但是货色必须最陈:   因为年久药力才能倍增。 女巫   非常愿意!这儿我有一瓶,   我自己也有时啜饮,   而且一点儿也不难闻;   我情愿奉敬你们一樽。   低语   不过这个人如果没有作好准备就饮,   你很知道,那他就活不了一个时辰。 靡非斯陀   这是一位好友,应该使他健康;   快把你厨中的精品奉上。   画起你的法圈,念起你的咒语,   再满满地敬他一觞!   女巫作出种种奇怪姿态,在地上画圈,陈列各 色异物在圈中;玻杯爨釜开始鸣响,如奏音乐。末 后取出巨书一册,命众猿进入圈中,或趋候案前, 或秉持炬火。女巫手招浮士德近前。 浮士德 (向靡非斯陀)   不行,你说,这有什么意义?   狂妄的行为,荒唐的把戏,   最无聊的诈欺,   我都见过,实在讨厌无比。 靡非斯陀   唉!调侃得好!这只是做来取笑;   你千万别那么冬烘头脑!   她做医生不得不玩点花招,   好使灵药对你生效。   强使浮士德进入圈中   女巫(装腔作态,开始大声念书)。   你得领悟!   由一作十,   二任其去,   随即得三,   你则富足。   将四失去!   由五与六——   女巫如是说——   而得七与八,  如昆明什么医院看癫痫好此完成了:   而九即是一,   而十是零号。   这是女巫的九九表! 浮士德   我觉得这婆子在发烧,胡言乱语。 靡非斯陀   还有许多没有念完,   我知道全书都是如此这般;   我曾为此费了一些时间,   因为一种完全矛盾的奇文,   对于贤愚都一样诡秘谲变。   朋友,艺术都是既陈旧而又新鲜,   这是历史皆然,   由三而一,由一而三,   不把真理而把谬误向世界宣传。   这样继续说教,乱语胡言;   谁愿去和傻子纠缠?   凡人往往只听到几句语言,   就以为有什么思想包含在里面。 女巫 (续念)   知识的威力,   隐藏在全世!   人不加思索,   才能获得之,   得之如受馈,   毫不费心思。 浮士德   她向我们多么无聊地瞎讲?   真叫我煞费思量。   我仿佛听着十万个傻瓜   在齐声合唱 靡非斯陀   够啦,够啦,了不起的女仙!   拿你的药水过来,   快把杯子斟得满满!   这饮料对我的朋友毫不为难:   他拥有许多头衔,   习惯于酒到杯干。   女巫作出种种法式,注药汁于杯中,举杯   到浮士德唇边,发出一股轻微的火焰。 靡非斯陀   快喝下去!切莫迟延!   它立刻使你心神舒展。   你和魔鬼亲密无间,   难道还怕什么火焰?   女巫解除法圈。浮士德出来。 靡非斯陀   现在赶快出去!不好休息。 女巫   但愿这饮料使你适意! 靡非斯陀 (向女巫)   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   可在瓦布吉司之夜相告。 女巫   这儿有一首歌!如果你有时唱唱,   就会感到特殊的灵效。 靡非斯陀 (向浮士德)   快来听我将你指导:   你必须出身大汗,   让这药力内外走交。   接着我指点你把高贵的逸乐爱好,   不久你就感到心痒难搔,   爱神在你身上不住地激动和跳跃。 浮士德   快让我再瞧瞧那面明镜!   那镜中人影真是倾国倾城! 靡非斯陀   不行!不行!妇女中的典型,   就要活生生地在你面前现身。   低语   只要这种药汁已经下肚,   你就会把任何女子看作海伦。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