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叙事抒情800字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21-03-01




内容导读:  散文的最大特征是从自我出发,展现自己的精神世界。除了精神自我,还有叙事自我,散文应该保持自我的主观视点,保持在场感。  父恩浩大  ――献给敬爱的父亲  每逢清明思“故人”,是华夏儿女薪火相传的传

  的最大特征是从自我出发,展现自己的精神世界。除了精神自我,还有叙事自我,散文应该保持自我的主观视点,保持在场感。

  ――献给敬爱的父亲

  每逢清明思“故人”,是华夏儿女薪火相传的传统美德。

  多年前,在内心深处,一直跳动着一个心愿,就是写点纪念父亲的文章。但又时不时的闪现出一种迂腐观念,认为写纪念自己先辈的文章,多半是达官贵人和文人墨客的“专利”;加之,身处“江湖”,顾虑重重,一直未能成文。如今,脱下军装,了无羁绊;恰逢清明祭祖,触景生情,多年未了的心愿止不住的奔涌而出,跃然纸上。

  父亲懂事前,就相继失去了父母亲,是他的爷爷、奶奶和两个比他略大几岁的姐姐把他扶养成人。老辈人常说,父亲小的时候,常常是前面老人梨地、拉车,后面三个孩子跟着,祖孙四人相依为命。这种特殊的经历和家境,使父亲从小养成了自强奋进、低调稳重、谦虚好学、与人为善,甚至忍辱负重的美德。从我记事起,就没见到和听说过父亲与谁吵架滋事闹别扭的现象。有时在母亲和邻里发生矛盾时,他也总是劝慰母亲。即使在村干部要卖学校树木,父亲作为校长不同意,而被迫离职的情况下,也没有吵闹。父亲是村里鲜有的文化人。

  从18岁一直到被迫离校,先后在马坊、兴旺、耿元等5个村当了近30年的民办老师,可谓“挑李满乡”。村里大凡比他大一点的人,都叫他“先生”。平时谁家有红白喜事,基本都是他主笔,无论多忙,从不推辞;村里的大小标语墙报,基本都出癫痫急性发作该如何救治自他手。正因如此,亲戚朋友、学校同事、街坊邻里、男女老少,都很佩服他。父亲病重时,看望的人络绎不绝;去逝送葬时,上至白发老人,下至儿童少年,浩浩荡荡。多年后,村里老人每每谈起父亲时,都说他是个大好人。父亲的这些美德,虽不是万贯家财,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食粮和传家法宝,激励我们兄弟几个怎样做人从政、如何处事持家,在各自的岗位上做出出色的成绩。

  从我记事起,家里的生活就一直比较清贫。生产队时靠工分生活,我们兄弟四个年龄小,家里吃饭人多挣工分人少,平时分粮、年底分红自然少;责任制时,我们家人多劳力少,收入也比不上别人家。母亲虽然精打细算,农闲时悄悄外出缝纫,家里仍入不敷出,有时粮食接不上,有时衣服破了没布做,有时上学的学费没钱交。最令我刻骨铭心的一件事是,1978年春节前的一个星期六放学后,父亲利用周末,骑着自行车,连夜将母亲平日从农场地里捡的150多斤牲口料黑豆,带到80里外的老姑家,因为那一带人几乎家家都养骡马,但又缺黑豆这样的“大料”, 第二天再东一家、西一家,你8斤、他10斤的把黑豆换成小麦。可一直到天黑下起了大雪,父亲还没有回来,全家人焦急万分,时不时的到门外张望,9点钟的时候父亲满身雪花回来了,可他一整天还没顾上吃饭。多年后,每当我回想起来,眼前就浮现出漫天飞雪的夜晚,父亲载着200斤的粮食,艰难地走走停停的画面,油然而生的就会有一种酸楚感。特别是随着自己孩子的慢慢长大,使我渐渐的体会到男人的责任,父亲的担当。在外要挺直脊梁,干好国家事;到家要乐观大度,遇事不言愁。

  俗话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对我而言,父亲既是铺路石,也是指路灯、登天梯。小学时,他既是慈父,又是严师,每天给我额外“加餐”,多布置一些作业;中学送我报到的第一天,就给我讲“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道理,讲清华、北大等品牌名校,讲华罗庚、陈景润等著名科学家;日常生活中,随时随地地给我灌输处处留学皆学问、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真谛……。1983年高考落榜后浑身抽搐流口水是什么病,考虑到家里劳力少,母亲执意让我回乡务农,帮她减轻一些负担;父亲则鼓励我复读,来年再考。

  为此父母还闹了一段矛盾,最后还是父亲亲自到学校给我报名复读。那年10月份征兵开始后,我瞒着家人退学报名参军,父亲开始生气后来也同意了,母亲则坚决反对,原来同意我复读觉得最多一年,可当兵得3年。实在无奈,父亲专程驱车80里,把能说会道的老姑请过来,做母亲的说服工作,才使我如愿以偿。当兵离家时,父亲专门把清代文学家蒲松龄的自勉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写在大红纸上,贴到墙上,以此作为送别赠言勉励我;入伍后的第一封书信,又一次写给我。从那时起,这两句话便成了我的座右铭。到部队后,家里的大事小情,父亲从不告诉我,就连母亲住院手术、自己生命垂危时,也同样如此,以免我分心走神。生活的履历启示我,儿女的成长路上,父母的胸怀有多宽,儿女的舞台就有多大。

  祖辈人世世代代传诵着一个美好愿望,养儿为防老。可儿长大后,山高水远他乡留,父亲却再苦再累不张口。就在我事业起步挂挡、生活日渐好起来的时候,我那苦命的父亲却在他47岁的时候,因突发脑溢血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当时恰逢春节,等收到电报和妻子赶到家的时候,父亲已安葬了;后来开荒造田迁坟的时候,我出差在外也未能回去。父亲的一生虽短暂却刻骨铭心,于世而言,他是平凡的;于家而言,却是伟大的。他不仅哺育我生命,还为我提供广阔的人生舞台,任由驰骋飞翔,实现青春梦想。每每想到这些,愧疚之情无以言表。正所谓“举杯邀月,恕儿郎,无情无义无孝;献身国防,为祖国,尽职尽责尽忠!”

  我的母亲出生在旧社会,从来没有进过学堂,但她通过念佛诵经认识了好多字,令人称奇!母亲年龄大了,常不出门,除非有人带她。如果让她一个人出去,在街道转悠,走一整天也找不回家门。如果因为走东忘西、走前忘后就断定我母亲人老犯糊涂,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相反,我母亲头脑清楚,说话在行,满肚子俗话俚语癫痫病治疗费用多少钱,既通俗易懂,又意味深长,认识她的人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我的侄子开玩笑说:“奶奶,你好好活着,不要死,死了你一肚子两肋骨的好言好语就消失了,那可是咱们家无法估量的损失!”母亲笑着回答道:“活着不死,就把世界憋破了?”“憋不破――!”婆孙俩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来!每年过年最开心最有意义的事情莫过于一家老小围在母亲身边听她念经讲、说顺口溜。特别是母亲说过的那些触动人心灵的短小精悍的话语闪烁着做事做人的智慧之光,让熟识她的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母亲说,舍衣有衣穿,舍钱有钱花;人能做好事,好事能等人;相反,你做了坏事,坏事迟早等着你。你出门在外见了老人小孩、穷人乞丐、患病人受苦人,尽你所能伸出援助的手。没吃穿的给吃穿,没钱花的给钱花,多做善事多积功德。这样,你的人生路就越走越宽,你的生活就越过越好!通过这些话语母亲告诫我们人生在世要乐于助人,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而不要太抠门太吝啬,显得没人情没人气!

  母亲常说,吃亏是便宜,无义之财不可得;今生欠人一个钱,来世变只鸡儿还。你在外面干事,和人打交道,多吃亏少占便宜,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拿。如果你这一辈偷、抢了昧心钱财,下一辈你就会变只母鸡每天一个蛋一个蛋还给人家,鸡蛋下得屁股眼流血都停不下来,多痛苦啊!我迷惑不解地问母亲:“吃了亏怎么是占便宜呢?要我说吃亏是无能的表现!”母亲反问说:“难道你不知――相反相成,相克相生,因果轮回,前三十年河西,后三十年河东。在任何事上不要算计得太精明,要给他人留下余地留下活路,吃的亏越多你将来获得的福报就越多。‘过恶神’一天二十四小时挨家挨户巡查,是好是坏在生死册上都给你记着,上天堂下地狱,终有了断!”

  母亲说,先人栽树后人乘凉,老子积德,儿孙满堂;祖上不掉钱,后代没马骑;先得后失,先失后得,得就是失,失就是得。她反复告诫我们人活一辈子一定要心学善,千万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母亲给我讲述二爷家的事情。民国年馑上,二爷把女儿卖给外县的一富裕人宜春哪个医院治癫痫家。腊月初八接女儿女婿回娘家,山高路远,荒无人烟,他们来到一口枯井旁边。二爷起了歹心,为了再得一份彩礼钱,趁女婿在井边歇脚不注意,狠劲把女婿推到深井里,拉起女儿跑掉。随后又将女儿卖给本县另一户人家。

  兵荒马乱,没人追究二爷谋财害命的罪行,但是二爷最后的下场很悲惨(他被土匪打死),而且祸及子孙。二爷的三个儿子,两个一辈子打光棍,一个儿子娶了媳妇不生育,抱养了一个孙子,孙子结婚后因为家庭小矛盾喝农药而死,孙子媳妇出走再嫁。如今,二爷家已经没人了,原来住过的地方墙倒房塌,荒草萋萋。每每走过,心生悲凉,为二爷他们扼腕叹息。与二爷家相比,我们这一族从爷爷手里就乐善好施,在缺一少穿的年代,即使自己受苦受穷也要接济左邻右舍。爷爷的后世人丁兴旺,女孩善良贤惠,男娃聪明上进,历经五代而不衰!

  母亲说,人欺人交运哩,天欺人要命哩;不走的路走三回,不用的人用一回;不要把话说尽,不要把事做绝;吃不穷,喝不穷,打算不到一世穷;命里有八合米,走尽天下不满升。天大的窟窿,也有地大的补丁。在这里,母亲告诉我们为人处世的道理:别人伤害了我们,不要记仇,而要与人为善,宽宏大度;做事情既要有目标有计划,也要顺其自然、不必强求。人生路上,无论遭遇什么天灾人祸,一定要坚强、乐观地生活下去,勇敢地走到生命的尽头,不寻短见和自毙,不负苍天和厚土!

  母亲曾说,女人靠嘴,男人靠腿;女人劲在嘴上,男人劲在腿上。干三年活没影影,哄三年娃娃提笼笼。其中“把女人当娘,日子越过越强;父母亲,不算亲,夫妻亲,才算亲。”这两句话我不能完全理解,经过母亲的解释我才豁然开朗。原来,这是处理夫妻关系、家庭关系的经验之谈。男人要像尊敬、爱护、照顾爹娘一样尊敬、爱护、照顾自己的妻子;父母再好只能陪伴你走一段人生路程,而妻子要陪伴你走完一生。只有夫妻和和睦睦,这个家才能兴旺发达。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