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第五幕科利奥兰纳斯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19-09-11




第一场罗马。广场

米尼涅斯、考密涅斯、西西涅斯、勃鲁托斯及余人等上。

米尼涅斯

不,我不去。你们已经听见他从前的主将怎么说了,他对于他的护是无微不至的。他虽然把我叫做父亲,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处呢?你们把他放逐出去,还是你们去向他央求,在他营帐之前一哩路的地方俯伏下来,膝行而进,请他大发慈悲吧。不,他既然不愿听考密涅斯的话,那么我还是安住家里的好。

考密涅斯

他假装不认识我。

米尼涅斯

你们听见了吗?

考密涅斯

可是从前他却用我的名字称呼我。我向他提起我们过去的情,我们在一起流过的血;可是无论我叫他科利奥兰纳斯或者其他的名字,他都不应一声;他仿佛是一个无名无姓的东西,等着用罗马城中的烈火替他自己熔铸出一个名字来。

米尼涅斯

哼,好,你们干得好事!一对护民官替罗马降低了炭价,不朽的功绩!

考密涅斯

我对他说,宽恕人家所不能宽恕的,是一种多么高贵的行为;他却回答我,一个国家向它所处罚的罪人求恕,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

米尼涅斯

很好,他当然要说这样的话啦。

考密涅斯

我叫他想想他自己的亲戚朋友;他回答我说,他等不及把他们从一大堆恶臭发霉的糠屑中间选择出来;他说他不能为了不忍烧去一两粒谷子的缘故,永远忍受着难闻的气味。

米尼涅斯

为了一两粒谷子的缘故!我就是这样一粒谷子;他的母亲、妻子,他的孩子,还有这位好汉子,我们都是这样的谷粒;你们是发霉的糠屑,你们的臭味已经熏到月亮上去了。为了你们的缘故,我们也只好同归于尽!

西西涅斯

不,请您不要恼怒;要是您不肯在这样危急的时候帮助我们,那么您也不要在我们的患难之中责备我们。可是我们相信,要是您愿意替您的祖国请命,那么凭着您的巧妙的口才,一定可以使我们那位同国之人放下干戈,比我们所能召集的军队更有力量。

米尼涅斯

不,我不愿多管闲事。

西西涅斯

请您去这一趟吧。

米尼涅斯

我干得了什么事呢?

勃鲁托斯

只要您去向马歇斯试一试您对他的情能不能为罗马做一点事。

米尼涅斯

好;要是马歇斯理也不理我,就像他对待考密涅斯一样对待我,那便怎样呢?要是我在他的无情的冷淡之下抱着满怀的懊恼失望而归,那可怎么办呢?

西西涅斯

无论此去成功失败,您的好意总是会得到罗马的感谢的。

米尼涅斯

好,我就去试一试;也许他会听我的话。可是他对考密涅斯咬紧嘴唇,哼呀哈的,却叫我担着老大的心事。也许考密涅斯没有看准适当的时间,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吃过饭;一个人在腹中空虚、血液没有暖的时候,往往会噘着嘴生气,不大肯布施人,更不容易宽恕别人的过失!可是当我们把酒食填下了脏腑,使全身的血管增加热力以后,我们的灵魂就要比未进饮食以前柔得多了。所以我要留心看着他,等他餐罢以后,方才向他提出我的请求,竭力说得他回心转意。

勃鲁托斯

您已经知道用怎样的途径激发他的天良,我们相信您一定不会有错。

米尼涅斯

好,不论结果如何,我去试一试再说。成功失败,不久就可以见个分晓。(下。)

考密涅斯

他决不会听他的话。

西西涅斯

不听他?

考密涅斯

我告诉你,他坐在黄金的椅上,他的眼睛红得像要把罗马烧起来一般,他的冤愤就是监守他的恻隐之心的狱吏。我跪在他的面前,他淡淡地说了一声“起来”,用他的无言的手把我挥走。他准备做的事,他将用书面告诉我;他不愿做的事,他已经立誓在先,决无改移。所以一切希望都已归于乌有了,除非他的母亲和妻子去向他当面哀求;听说她们已经准备前去求他保全他的祖国了,所以让我们就去恳促她们赶快动身吧。(同下。)

第二场罗马城前的伏尔斯人营地

二守卒立岗位前防守;米尼涅斯上。

守卒甲

站住!你是什么地方来的?

守卒乙

站住!回去!

米尼涅斯

你们这样尽职,很好;可是对不起你们,我是一个政府官吏,要来见科利奥兰纳斯说话。

守卒甲

从什么地方来的?

米尼涅斯

从罗马来的。

守卒甲

你不能通过;你必须回去。我们主将有令,凡是从罗马来的人,一概不见。

守卒乙

等你看见你们的罗马被烈焰拥抱的时候,你再来跟科利奥兰纳斯说话吧。

米尼涅斯

我的好朋友们,要是你们曾经听见你们的主将说起罗马和他在罗马的朋友们,那么我的名字一定接触过你们的耳朵:我是米尼涅斯。

守卒甲

很好,回去吧;你的名字不能使你在这儿通行无阻。

米尼涅斯

我告诉你吧,朋友,你的主将是我的好朋友;我曾经是记载他的善行的一卷书,人家可以从我的嘴里读到他的无比的名声,因为我对于我的朋友们的好处总是极口称扬的,尤其是他,我有时候因为说溜了嘴,就像一个球碰到了光滑的地面一样,会不知不觉地夸张过分,越过了限定的界线。所以,朋友,你必须让我通过。

守卒甲

先生,即使您替他说过的谎话,就跟您自己说过的话一样多,即使说谎是一件善事,您也不能在这儿通过。所以您还是回去吧。

米尼涅斯

朋友,请你记好我的名字是米尼涅斯,一向都是站在你主将一边的。

守卒乙

不管你替他扯过多少谎,我奉着他的命令,却必须老实告诉你,你不能通过。所以你回去吧。

米尼涅斯

你知道他已经吃过饭了没有?我一定要等他饭后方才跟他说话。

守卒甲

你是一个罗马人,是不是?

米尼涅斯

我是罗马人,你的主将也是罗马人。

守卒甲

那么你应当像他一样痛恨罗马。你们把保卫罗马的人逐出门外,在一阵群众的狂暴的愚昧中,把你们的干盾给了你们的敌人,现在你们却想用老妇人的不费力的呻吟、你们女儿们的童贞的手掌或是像你这样一个老朽的瘫痪的说项,来抵御他的复仇的怒焰吗?你们想要用像这样微弱的呼吸,来吹灭将要焚毁你们城市的烈火吗?不,你完全想错了;所以赶快回到罗马去,准备引颈就戮吧。你们的劫运已经无可避免,我们的主将发誓不再宽恕你们。

米尼涅斯

哼,要是你的长官知道我在这儿,他一定会对我以礼相丙戊酸钠片的作用有哪些待的。

守卒乙

算了吧,我的长官不认识你。

米尼涅斯

我是说你的主将。

守卒甲

我的主将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人。回去,走,否则我要叫你流出你身上所有的两三滴血了;回去回去。

米尼涅斯

不,不,朋友,朋友――

科利奥兰纳斯及奥菲狄乌斯上。

科利奥兰纳斯

什么事?

米尼涅斯

现在,伙计,我也不要麻烦你替我传报了。你现在就可以知道我是一个被人敬礼的人;一个卑微的哨兵,是不能挡住我不让我看见我的孩儿科利奥兰纳斯的。你只要看他怎样款待我,就可以猜想得到你是不是将要上绞架,或者受到其他欣赏起来更长久、受苦得更惨酷的死刑了;现在你给我留心看着,想一想你的未来的遭遇而晕过去吧。(向科利奥兰纳斯)愿荣耀的天神们每时每刻护佑着你,像你的米尼涅斯老爹一样眷你!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准备用火烧我们;瞧,我要用我眼睛里的泪水把它浇熄。他们好容易劝我到这儿来;可是我因为相信除了我自己以外,再也没有别人可以说动你,所以就让叹息把我吹出了城门,来求你宽恕罗马,和你的迫切待命的同胞们。愿善良的神明们缓和你的愤怒,要是你还有几分气恼未消,请你发泄在这个才的身上吧,他像一块石头一样,挡住了我不让见你。

科利奥兰纳斯

去!

米尼涅斯

怎么!去!

科利奥兰纳斯

我不知道什么妻子、母亲、儿女。我现在替别人做着事情,虽然是为自己报仇,可是我的行动要受伏尔斯人的支配。讲到我们过去的情,那么还是让它在无情的遗忘里冷淡下去,不要用同情的怜悯唤起它的记忆吧。所以你去吧;你们的城门经不起我大军的一击,我的耳朵却不会被你们的呼吁所打动。可是为了我们的友谊,把这拿去吧;(以信米尼涅斯)这是我写给你的,我本想叫人送给你。还有一句话,米尼涅斯,我不想听你说话。奥菲狄乌斯,这个人是我在罗马的好朋友,可是你瞧我怎样对待他!

奥菲狄乌斯

您有一个很坚决的意志。(科利奥兰纳斯、奥菲狄乌斯同下。)

守卒甲

先生,您的大名是米尼涅斯吗?

守卒乙

这一个名字是一道很有法力的符咒。现在您知道从哪条路回家去了。

守卒甲

您有没有听见我们因为不让大驾通过,挨了怎样一顿痛骂?

守卒乙

为了什么理由您说我要晕过去呢?

米尼涅斯

整个世界和你们的主将都不在我的心上;至于像你们这种东西,那么我简直不知道世上有你们存在,你们是太渺小了。自己愿意死的人,不怕别人把他杀死。让你们的主将去大施威风吧。讲到你们,那么愿你们一辈子做个没出息的小兵;愿你们的困苦与年俱增!你们叫我去,我也要对你们说,滚开!(下。)

守卒甲

他不是一个等闲之辈。

守卒乙

我们的主将是个好汉;他是岩石,是风吹不折的橡树。(同下。)

第三场科利奥兰纳斯营帐

科利奥兰纳斯、奥菲狄乌斯及余人等上。

科利奥兰纳斯

我们明天将要在罗马城前驻扎下我们的大军。我的从征的助手,你必须向伏尔斯政府报告我怎样坦白地执行我的任务的情形。

奥菲狄乌斯

您只知道履行他们的意旨,充耳不闻罗马人民的呼吁,不让一句低声的私语进入您的耳中;即使那些自信和您情深厚、决不会遭您拒绝的朋友,也不能不失望而归。

科利奥兰纳斯

最后来的那位老人家,就是我使他怀着一颗碎裂的心回去的那位,我胜如一个父亲;他简直把我像天神一样崇拜。他们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叫他来向我说情;我虽然用冷酷的态度对待他,可是为了顾念往日的情起见,仍旧向他提出最初的条件,那是他们所已经拒绝、现在也无法接受的。我不曾向他们作过什么让步,以后要是他们再派什么人来向我请求,无论是政府方面的使者,或是私人方面的朋友,我都一概不去理会他们。(内呼声)嘿!这是什么呼声?难道我刚发了誓,就有人来引诱我背誓吗?我一定不。

维吉利娅、伏伦妮娅各穿丧服,率小马歇斯、凡勒利娅及侍从等上。

科利奥兰纳斯

我的妻子走在最前面;跟着她来的就是塑成我这躯体的高贵的模型,她的手里还挽着她的嫡亲的孙儿。可是去吧,感情!一切天中的伦常,都给我毁灭了吧!让倔强成为一种美德。那屈膝的敬礼,还有那可以使天神背誓的鸽子一样柔的眼光,又都值得了什么呢?我要是被情所溶解,那么我就要变得和别人同样软弱了。我的母亲向我鞠躬了,好像俄林波斯山也会向一个土丘低头恳求一样;我的年幼的孩儿也露着求情的脸色,伟大的天不禁喊出,“不要拒绝他!”让伏尔斯人耕耘着罗马的废壤,把整个意大利夷为田亩吧;我决不做一头服从本能的呆鹅,我要漠然无动于衷,就像我是我自己的创造者、不知道还有什么亲族一样。

维吉利娅

我的主,我的丈夫!

科利奥兰纳斯

我现在不是用我在罗马时候的那双眼睛瞧着你了。

维吉利娅

悲哀改变了我们的容貌,所以您才会这样想。

科利奥兰纳斯

像一个愚笨的伶人似的,我现在已经忘记了我所扮演的角色,将要受众人的耻笑了。我的最亲的,原谅我的残酷吧;可是不要因此而向我说,“原谅我们的罗马人。”啊!给我一个像我的放逐一样长久、像我的复仇一样甜蜜的吻吧!善妒的天后可以为我证明,人,我这一个吻就是上次你给我的,我的忠心的嘴唇一直为它保持着贞。天啊!我是多么饶舌,忘记了向全世界最高贵的母亲致敬。母亲,您的儿子向您下跪了;(跪)我应该向您表示不同于一般儿子的最深的敬意。

伏伦妮娅

啊!站起来受我的祝福;让坚硬的石块做我的膝垫,我现在跪在你的面前,颠倒向我的儿子致敬了。(跪。)

科利奥兰纳斯

这是什么意思?您向我下跪!向您有罪的儿子下跪!那么让硗瘠的海滨的石子向天星飞射,让作乱的狂风弯折凌霄的松柏,去打击赤热的太吧;一切不可能的事都要变成可能,一切不会实现的奇迹都要变成轻易的工作了。

伏伦妮娅

你是我的战士;你这雄伟的躯体上一部分是我的心血。你认识这位夫人吗?

科利奥兰纳斯

坡勃力科拉的尊贵的姊妹,罗马的明月;她的贞洁有如从最皎白湖南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的雪凝冻而成,悬挂在狄安娜神庙檐下的冰柱;亲的凡勒利娅!

伏伦妮娅

这是你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指小儿)等他长大成人以后,他就会完全像你一样。

科利奥兰纳斯

愿至高无上的乔武允许战神把义勇的神启发你的思想,让你不会屈服于耻辱之下,在战争中间做一座伟大的海标,受得住一切风的袭击,使那些望着你的人都能得救!

伏伦妮娅

跪下来,孩子。

科利奥兰纳斯

我的好孩子!

伏伦妮娅

他,你的妻子,这位夫人,以及我自己,现在都来向你请求了。

科利奥兰纳斯

请您不要说下去;或者在您没有向我提出什么要求以前,先记住这一点:我所立誓决不允许的事情,不能因为你们的请求而答应你们。不要叫我撤回我的军队,或者再向罗马的手工匠屈服;不要对我说我在什么地方太不近人情;也不要想用你们冷静的理智浇熄我的复仇的怒火。

伏伦妮娅

啊!别说了,别说了;你已经拒绝我们一切的要求,因为我们除了你所已经拒绝的以外,更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了;可是我们还是要向你请求,那么要是你拒绝了我们,我们就可以归怨于你的忍心。所以,听我们说吧。

科利奥兰纳斯

奥菲狄乌斯,还有你们这些伏尔斯人,请你们听着;因为凡是从罗马来的言语,我都要公之于众人。您的要求是什么?

伏伦妮娅

即使我们静默不言,你也可以从我们的衣服和容态上,看出我们自从你放逐以后,过着怎样的生活。请你想一想,我们到这儿来,是怎样比世间所有的妇女不幸万分,因为我们看见了你,本来应该眼睛里荡漾着喜悦,心坎里跳跃着欣慰,可是现在反而悲泣流泪,忧惧颤栗;母亲、妻子、儿子,都要看着她的孩子、她的丈夫和他的父亲亲手挖出他祖国的心脏来。你的敌意对于可怜的我们是无上的酷刑,你使我们不能向神明祈祷,那本来是每一个人所能享受的安慰。因为,唉!我们虽然和祖国的命运是不可分的,可是我们的命运又是和你的胜利不可分的,我们怎么能为我们的祖国祈祷呢?唉!我们倘不是失去我们的国家,我们亲的保姆,就是失去你,我们在国内唯一的安慰。无论哪一方得胜,虽然都符合我们的愿望,可是总免不了一个悲惨的结果:我们不是看见你像一个通敌的叛徒一般,戴上镣铐牵过市街,就是看见你意气扬扬地践踏在祖国的废墟上,高举着胜利的旗帜,因为你已经勇敢地溅了你妻子儿女的血。至于我自己,那么,孩子,我不愿等候命运宣判战争的最后胜负;要是我不能把你劝服,使你放弃了陷一个国家于灭亡的行动,而采取一种兼利双方的途径,那么相信我,我决不让你侵犯你的国家,除非先从你生身母亲的身上践踏过去。

维吉利娅

哦,我替您生下这个孩子,继续您的家声,您现在也必须从我的身上践踏过去。

小马歇斯

我可不让他踏;我要逃走,等我年纪长大了,我也要打仗。

科利奥兰纳斯

看见孩子和女人的脸,容易使人心肠变软。我已经坐得太久了。(起立。)

伏伦妮娅

不,不要就这样离开我们。要是我们的请求,是要你为了拯救罗马人的缘故而毁灭你所臣事的伏尔斯人,那么你可以责备我们不该损害你的信誉;不,我们的请求只是要你替双方和解,伏尔斯人可以说,“我们已经表示了这样的慈悲,”罗马人也可以说,“我们已经接受了这样的恩典,”同时两方面都向你欢呼称颂,“祝福你替我们缔结和平!”你知道,我的伟大的儿子,战争的结果是不能确定的,可是这一点却可以确定:要是你征服了罗马,你所收得的利益,不过是一个永远伴着唾骂的恶名;历史上将要记载:“这个人本来是很英勇的,可是他在最后一次的行动里亲手涂去了他的令名,毁灭了他的国家,他的名字永受后世的憎恨。”儿子,对你的母亲不能默默无言哪:你已保全了体面,就该同天神一样做得光彩,虽然用雷电撕裂云层,却不妨霹雳一声,震倒一棵橡树,何必让生灵涂炭呢。你为什么不说话呢?你以为一个高贵的人,是应该不忘旧怨的吗?媳妇,你说话呀;他不理会你的哭泣呢。你也说话呀,孩子;也许你的天真会比我们的理由更能使他感动。没有一个人和他母亲的关系更密切了;可是他现在却让我像一个用脚镣锁着的囚人一样叨叨絮语,置若罔闻。你从来不曾对你亲的母亲表示过一点孝敬;她却像一头痴心着它头胎雏儿的母鸡似的,把你教养成人,送你献身疆场,又迎接你满载着光荣归来。要是我的请求是不正当的,你尽可以挥斥我回去;否则你就是不忠不孝,天神将要降祸于你,因为你不曾向你的母亲尽一个人子的义务。他转身去了;跪下来,让我们用屈膝羞辱他。附属于他那科利奥兰纳斯的姓氏上的,只有骄傲,没有一点怜悯。跪下来;完了,这是我们最后的哀求;我们现在要回到罗马去,和我们的邻人们死在一起。不,瞧着我们吧。这个小孩不会说他要些什么,只是陪着我们下跪举手,他代替我们呼吁的理由,比你拒绝的理由有力得多。来,我们去吧。这人有一个伏尔斯的母亲,他的妻子在科利奥里,他的孩子也许像他一样。可是请你给我们一个答复;我要等我们的城市在大火中焚烧以后,方才停止我的声音,那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好说了。

科利奥兰纳斯

(握伏伦妮娅手,沉默)啊,母亲,母亲!您做了一件什么事啦?瞧!天都裂了开来,神明在俯视这一场悖逆的情景而讥笑我们了。啊,我的母亲!母亲!啊!您替罗马赢得了一场幸运的胜利;可是相信我,啊!相信我,被您战败的您的儿子,却已经遭遇着严重的危险了。可是让它来吧。奥菲狄乌斯,虽然我不能帮助你们战胜,可是我愿意为双方斡旋和平。好奥菲狄乌斯,要是你处在我的地位,你会听你的母亲这样说而不答应她吗?

奥菲狄乌斯

我心里非常感动。

科利奥兰纳斯

我敢发誓你一定受到感动。将军,要我的眼睛里流下同情的眼泪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呢。可是,好将军,你们想要缔结怎样的和平,请你告诉我;我自己并不到罗马,仍旧跟着你们一起回去;请你帮助我促成这一个目的吧。啊,母亲!妻子!

奥菲狄乌斯

(旁白)我很高兴你已经使慈悲和荣誉两种观念在你的心里互相抵触了;我可以利用这一个机会,恢复我以前的地位。(诸妇人向科利奥兰纳斯作手势示意。)

科利奥兰纳斯

好,那慢慢再说。我们先在一起喝杯酒;你们可以带一个比言语更确实的证据回去,那是我们在同样情形之下也会照样签署的。来,跟我们进去。夫人们,罗马应该为你们建造一座庙宇;意大利所有的刀剑和她的联合的军力,都不能缔结这样的和平。(同下。)

第四场罗马。广场

米尼涅斯及西西涅斯上。

米尼涅斯

你看见那边庙堂上的基石吗?

西西涅斯

看见了又怎样?

米尼涅斯

要是你能够用你的小指头把它移动,那么,罗马的妇女们,尤其是他的母亲,也许有几分希望可以把他说服。可是我说,再也不会有什么希望了。我们只是在伸着头颈等候人家来切断我们的咽喉。<如何预防癫痫病的反复/p>

西西涅斯

难道在这样短短的时间里,一个人会改变得这样厉害吗?

米尼涅斯

虫和蝴蝶是大不相同的,可是蝴蝶就是从虫变化而成的。这马歇斯已经从一个人变成一条龙了;他已经生了翅膀,不再是一个爬行的东西了。

西西涅斯

他本来是很孝敬他的母亲的。

米尼涅斯

他本来也很我;可是他现在就像一匹八岁的马,完全忘记他的母亲了。他脸上那股凶相,可以使熟葡萄变酸;他走起路来,就像一辆战车开过,把土地都震陷了;他的目光可以穿透甲胄;他的说话有如丧钟,哼一声也像大炮的轰鸣。他坐在尊严的宝座上,好像只有亚历山大才可以和他对抗。他的命令一发出,事情就已经办好。他全然是一个天神,只缺少永生和一个可以雄踞的天庭。

西西涅斯

要是你说得他不错,那么他还缺少天神应有的慈悲。

米尼涅斯

我不过照他的本相描写他。你瞧着吧,他的母亲将会从他那儿带些什么慈悲来。他要是会发慈悲,那么雄虎身上也会有汁了;我们这不幸的城市就可以发现这一个真理,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们的缘故!

西西涅斯

但愿神明护佑我们!

米尼涅斯

不,神明在这种事情上是不会护佑我们的。当我们把他放逐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冒犯了神明;现在他回来杀我们的头,神明也不会可怜我们。

一使者上。

使者

先生,您要是命,赶快逃回家里躲起来吧。民众已经把你们那一位护民官捉住,把他拖来拖去,大家发誓说要是那几位罗马妇女不把好消息带回来,就要把他寸寸磔死。

另一使者上。

西西涅斯

有什么消息?

使者乙

好消息!好消息!那几位夫人已经得到胜利,伏尔斯军队撤退了,马歇斯也去了。罗马从来不曾有过这样欢乐的日子;就是击退塔昆的时候,也不及今天这样高兴。

西西涅斯

朋友,你能够确定这句话是真的吗?全然是正确的吗?

使者乙

正像我知道太是一火一样正确。您究竟躲在什么地方,才会不相信这句话呢?好消息传进城里,是比潮水冲过桥孔还快的。你听!(喇叭箫鼓声同时并奏,内欢呼声)喇叭、号筒、弦琴、横笛、手鼓、铙钹,还有欢呼的罗马人,使太都跳起舞来了。您听!(内欢呼声。)

米尼涅斯

这果然是好消息。我要去迎接那几位夫人。这位伏伦妮娅抵得过全城的执政、元老和贵族;比起像你们这样的护民官来,那么盈海盈陆的护民官,也抵不上她一个人。你们今天祷告得很有灵验;今天早上我还不愿出一个铜子来买你们一万条喉咙哩。听,他们多么快乐!(乐声,欢呼声继续。)

西西涅斯

第一,你带了这样好消息来,愿神明祝福你;第二,请你接受我的感谢。

使者乙

先生,我们大家都应该感谢上天。

西西涅斯

她们已经离城很近了吗?

使者乙

快要进城来了。

西西涅斯

我们也去迎接她们,凑凑热闹。(欲去。)

伏伦妮娅、维吉利娅、凡勒利娅等由元老、贵族、民众等簇拥而上,自台前穿过。

元老甲

瞧我们的女恩人,罗马的生命!召集你们的部族,赞美神明,燃起庆祝的火炬来;在她们的面前散布鲜花;用欢迎他母亲的呼声,代替你们从前要求放逐马歇斯的鼓噪,大家喊,“欢迎,夫人们,欢迎!”

众人

欢迎,夫人们,欢迎!(鼓角各奏花腔;众人下。)

第五场科利奥里。广场

塔勒斯-奥菲狄乌斯及侍从等上。

奥菲狄乌斯

你们去通知城里的官员们,说我已经到了;把这封信给他们,叫他们读了以后,就到市场上去,我要在那边当着他们和民众,证明这信里所写的话。我所控告的那个人,现在大概也进了城,他也想在民众面前用言语替他自己辩解;你们快去吧。(侍从等下。)

奥菲狄乌斯羽三四人上。

奥菲狄乌斯

非常欢迎!

徒甲

我们的主帅安好?

奥菲狄乌斯

别提啦,我正像一个被自己的布施所毒害、被自己的善心所杀死的人。

徒乙

主帅,要是您仍旧希望我们帮助您实行原来的计划,我们一定愿意替您解除您的重大的危险。

奥菲狄乌斯

现在我还不能说;我们必须在明白人民的心理以后,再决定怎么办。

徒丙

当你们两人继续对立的时候,人民的喜怒也不会有一定的方向;可是你们中间无论哪一个人倒下以后,还有那一个人就可以为众望所归。

奥菲狄乌斯

我知道;我必须找到一个振振有辞的借口,方才可以对他作无情的抨击。他是我提拔起来的人,我用自己的名誉担保他的忠心;可是他这样跻登贵显以后,就用谄媚的露水灌溉他的新栽的树木,引诱我的朋友们归附他,为了这一个目的,他方才有意抑制他的粗暴倔强、不受拘束的格,装出一副卑躬屈节的态度。

徒丙

主帅,他在候选执政的时候,因为过于傲慢而落选――

奥菲狄乌斯

那正是我要说起的事:他因为得罪了罗马的民众,被他们放逐出境,他就到我的家里来,向我伸颈就戮;我收容了他,使他成为我的同僚,一切满足他的要求;甚至于为了帮助他完成他的目的起见,让他在我的部队中间亲自挑选最勇壮的兵士;我自己也尽力协助他,和他分任劳苦,却让他一个人收到名誉。我这样挫抑着自己,非但毫无怨尤,而且还自以为成人之美,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直到后来,我仿佛变成了他的下属,而不是他的同僚了;他对我老是露出不屑的神气,好像我是一个贪利之徒一样。

徒甲

他正是这样,主帅;全军都觉得非常奇怪。后来我们向罗马长驱直进,满以为这次一定可以大获全胜――

奥菲狄乌斯

正是;为了这一次的事情,我也一定要把他亲手扑杀。单单几滴像谎话一样不值钱的女人的眼泪,就会使他出卖了我们在这次伟大的行动中所抛掷的血汗和劳力。他非死不可,他的没落才是我出头的机会。可是听!(鼓角声,夹杂人民高呼声。)

徒甲

您走进您自己宁波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是哪家的故乡,就像到一处驿站一样,不曾有一个人欢迎您回来;可是他回来的时候,那喧哗的声音却把天都震破了。

徒乙

那些健忘的傻瓜们,没有想到他曾经杀死他们的子女,却拚命张开他们卑贱的喉咙来向他称颂。

徒丙

所以您应该趁他没有为自己辩白、凭着他的利嘴鼓动人心以前,就让他死在您的剑下,我们一定会帮助您。等他死了以后,您就可以用您自己的话宣布他的罪状,即使他有天大的理由,也只好和他的体一同埋葬了。

奥菲狄乌斯

不要说下去;官员们来了。

城中众官员上。

众官

您回来了,欢迎得很!

奥菲狄乌斯

我不值得受各位这样的欢迎。可是,各位大人,你们有没有用心读过我写给你们的信?

众官

我们已经读过了。

官甲

并且很觉得痛心。他以前所犯的种种错误,我想未始不可以从宽处分;可是他这样越过一切的界限,轻轻地放弃了我们厉兵秣马去谋取的利益,擅作主张,和一个濒于屈膝的城市缔结休战的条约,这是绝对不可容恕的。

奥菲狄乌斯

他来了;你们可以听听他怎么说。

科利奥兰纳斯上,旗鼓前导,一群市民随上。

科利奥兰纳斯

祝福,各位大人!我回来了,仍旧是你们的兵士,仍旧像我去国的时候一样对自己的祖国没有一点眷恋,一心一意接受你们伟大的命令。让我报告你们知道,我已经顺利地执行了我的使命,用鲜血打开了一条大道,直达罗马的城前。我们这次带回来的战利品,足足抵偿出征费用的三分之一而有余。我们已经缔结和约,使安息人得到极大的光荣,但是对罗马人也并不过于难堪。这儿就是已经由罗马的执政和贵族签字,并由元老院盖印核准的我们所议定的条件,现在我把它呈献给各位了。

奥菲狄乌斯

不要读它,各位大人;对这个叛徒说,他已经越权滥用你们的权力,罪在不赦了。

科利奥兰纳斯

叛徒!怎么?

奥菲狄乌斯

是的,叛徒,马歇斯。

科利奥兰纳斯

马歇斯!

奥菲狄乌斯

是的,马歇斯,卡厄斯-马歇斯。你以为我会在科利奥里用你那个盗窃得来的名字科利奥兰纳斯称呼你吗?各位执政的大臣,他已经不忠不信地辜负了你们的付托,为了几滴眼泪的缘故,把你们的罗马城放弃在他的母亲妻子的手里――听着,我说罗马是“你们的城市”。他破坏他的盟誓和决心,就像拉断一绞烂丝一样,也没有咨询其他将领的意见,就这样痛哭号呼地牺牲了你们的胜利;他这种卑怯的行动,使孩儿们也代他羞愧,勇士们都面面相觑,愕然失色。

科利奥兰纳斯

你听见吗,战神马斯?

奥菲狄乌斯

不要提起天神的名字,你这善哭的孩子!

科利奥兰纳斯

嘿!

奥菲狄乌斯

我的话就是这样。

科利奥兰纳斯

你这漫天说谎的家伙,我的心都气得快要胀破了。孩子!啊,你这才!恕我,各位大人,这是我第一次迫不得已的骂人。请各位秉公判断,痛斥这狗子的妄言。他身上还留着我鞭笞的痕迹,我总要把他打下坟墓里去。

官甲

两个人都不要闹,听我说话。

科利奥兰纳斯

把我斩成片段吧,伏尔斯人;成人和儿童们,让你们的剑上都沾着我的血吧。孩子!说谎的狗!要是你们的历史上记载的是实事,那么你们可以翻开来看一看,我曾经怎样像一头鸽棚里的鹰似的,在科利奥里城里单拳独掌,把你们这些伏尔斯人打得落花流水。孩子!

奥菲狄乌斯

嘿,各位大人;你们愿意让这个亵渎神圣、大言不惭的狂徒当着你们的耳目,夸耀他的盲目的侥幸,使你们回想到你们的耻辱吗?

杀死他,杀死他!

众市民

撕碎他的身体!――立刻杀死他!――他杀死我的儿子!――我的女儿!――他杀死了我的族兄玛克斯!――他杀死了我的父亲!

官乙

静下来,喂!不许行暴;静下来!这人是一个英雄,他的名誉广播世间。他对于我们所犯的罪行,必须用合法的手续审判。站住,奥菲狄乌斯,不要扰乱治安。

科利奥兰纳斯

啊!要是我的剑在手头,即使有六个奥菲狄乌斯,或者他的所有的徒都在我的面前,我也一定要结果他的命!

奥菲狄乌斯

放肆的恶徒!

杀,杀,杀,杀,杀死他!(奥菲狄乌斯及众徒拔剑杀科利奥兰纳斯,科利奥兰纳斯倒地;奥菲狄乌斯立于科利奥兰纳斯体上。)

众官

住手,住手,住手,住手!

奥菲狄乌斯

各位朋友,听我说话。

官甲

啊,塔勒斯!

官乙

你已经做了一件将要使勇士们悲泣的事了。

官丙

不要踏在他的身上。各位朋友,静下来。收好你们的剑。

奥菲狄乌斯

各位大人,这次暴行完全是他自己向我们挑衅的结果,你们已经亲眼瞧见他的行为,一定知道这一个人的存在对于你们是一种多大的危险,现在我们已经除去这一个祸患,你们应该引为莫大的幸事。请你们把我传到你们的元老院里去质询吧,我愿意呈献我自己做你们的忠仆,或者受你们最严厉的处分。

官甲

把他的体搬去;你们大家为他悲泣,用最隆重的敬礼表示哀思吧。

官乙

他自己的躁急,免去了奥菲狄乌斯大部分的责任。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我们还是商量善后的处置吧。

奥菲狄乌斯

我的愤怒已经消失,我感到深深的悔恨。把他抬起来;让三个重要的军人帮着抬他的体,我自己也做其中的一个。鼓手,在你的鼓上敲出沉痛的节奏来;把你们的钢矛倒推在地上行走。虽然他在这城里杀死了许多人的丈夫儿女,使他们至今吞声饮泣,可是他必须有一个光荣的葬礼。大家帮着我。(众抬科利奥兰纳斯体同下;奏丧礼进行曲。)

注释

珀涅罗珀是俄底修斯之妻,以贞节著称,在家乡等候了俄底修斯二十年。

凯图(Cato,公元前234-149),古罗马的国军人。

大帕岩是加比托林山的悬崖,古罗马人将叛国犯人由此推下摔死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