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第四幕李尔王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19-09-11




第一场荒野

德伽上。

德伽

与其被人在表面上恭维而背地里鄙弃,那么还是像这样自己知道为举世所不容的好。一个最困苦、最微贱、最为命运所屈辱的人,可以永远抱着希冀而无所恐惧;从最高的地位上跌下来,那变化是可悲的,对于穷困的人,命运的转机却能使他欢笑!那么欢迎你――跟我拥抱的空虚的气流;被你刮得狼狈不堪的可怜虫并不少欠你丝毫情分。可是谁来啦?

一老人率葛罗斯特上。

德伽

我的父亲,让一个穷苦的老头儿领着他吗?啊,世界,世界,世界!倘不是你的变幻无常,使我们对你心存怨恨,哪一个人是甘愿老去的?

老人

啊,我的好老爷!我在老太爷手里就做您府上的佃户,一直做到您老爷手里,已经有八十年了。

葛罗斯特

去吧,好朋友,你快去吧;你的安慰对我一点没有用处,他们也许反会害你的。

老人

您眼睛看不见,怎么走路呢?

葛罗斯特

我没有路,所以不需要眼睛;当我能够看见的时候,我也会失足颠仆。我们往往因为有所自恃而失之于大意,反不如缺陷却能对我们有益。啊!德伽好儿子,你的父亲受人之愚,错恨了你,要是我能在未死以前,摸到你的身体,我就要说,我又有了眼睛啦。

老人

啊!那边是什么人?

德伽

(旁白)神啊!谁能够说“我现在是最不幸”?我现在比从前才更不幸得多啦。

老人

那是可怜的发疯的汤姆。

德伽

(旁白)也许我还要碰到更不幸的命运;当我们能够说“这是最不幸的事”的时候,那还不是最不幸的。

老人

汉子,你到哪儿去?

葛罗斯特

是一个叫化子吗?

老人

是个疯叫化子。

葛罗斯特

他的理智还没有完全丧失,否则他不会向人乞讨。在昨晚的暴风雨里,我也看见这样一个家伙,他使我想起一个人不过等于一条虫;那时候我的儿子的影像就闪进了我的心里,可是当时我正在恨他,不愿想起他;后来我才听到一些其他的话。天神掌握着我们的命运,正像顽童捉到飞虫一样,为了戏弄的缘故而把我们杀害。

德伽

(旁白)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在一个伤心人的面前装傻,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件不愉快的行为。(向葛罗斯特)祝福你,先生!

葛罗斯特

他就是那个不穿衣服的家伙吗?

老人

正是,老爷。

葛罗斯特

那么你去吧。我要请他领我到多佛去,要是你看在我的分上,愿意回去拿一点衣服来替他遮盖遮盖身体,那就再好没有了;我们不会走远,从这儿到多佛的路上一二哩之内,你一定可以追上我们。

老人

唉,老爷!他是个疯子哩。

葛罗斯特

疯子带着瞎子走路,本来是这时代的一般病态。照我的话,或者就照你自己的意思做吧;第一件事情是请你快去。

老人

我要把我的最好的衣服拿来给他,不管它会引起怎样的后果。(下。)

葛罗斯特

喂,不穿衣服的家伙――

德伽

可怜的汤姆冷着呢。(旁白)我不能再假装下去了。

葛罗斯特

过来,汉子。

德伽

(旁白)可是我不能不假装下去――祝福您的可的眼睛,它们在流血哩。

葛罗斯特

你认识到多佛去的路吗?

德伽

一处处关口城门、一条条马路人行道,我全认识。可怜的汤姆被他们吓迷了心窍;祝福你,好人的儿子,愿恶魔不来缠绕你!五个魔鬼一齐作弄着可怜的汤姆:一个是色魔奥别狄克特;一个是哑鬼霍别狄丹斯;一个是偷东西的玛呼;一个是杀人的摩陀;一个是扮鬼脸的弗力勃铁捷贝特,他后来常常附在丫头、使女的身上。好,祝福您,先生!

葛罗斯特

来,你这受尽上天凌虐的人,把这钱囊拿去;我的不幸却是你的运气。天道啊,愿你常常如此!让那穷奢极欲、把你的法律当作满足他自己享受的工具、因为知觉麻木而沉迷不悟的人,赶快感到你的威力吧;从享用过度的人手里夺下一点来分给穷人,让每一个人都得到他所应得的一份吧。你认识多佛吗?

德伽

认识,先生。

葛罗斯特

那边有一座悬崖,它的峭拔的绝顶俯瞰着幽深的海水;你只要领我到那悬崖的边上,我就给你一些我随身携带的贵重的东西,你拿了去可以过些舒服的日子;我也不用再烦你带路了。

德伽

把您的胳臂给我;让可怜的汤姆领着你走。(同下。)

第二场奥本尼公爵府前

高纳里尔及德蒙上。

高纳里尔

欢迎,伯爵;我不知道我那位和的丈夫为什么不来迎接我们。

奥斯华德上。

高纳里尔

主人呢?

奥斯华德

夫人,他在里边;可是已经大大变了一个人啦。我告诉他法国军队登陆的消息,他听了只是微笑;我告诉他说您来了,他的回答却是,“还是不来的好”;我告诉他葛罗斯特怎样谋反、他的儿子怎样尽忠的时候,他骂我蠢东西,说我颠倒是非。凡是他所应该痛恨的事情,他听了都觉得很得意;他所应该欣慰的事情,反而使他恼怒。

高纳里尔

(向德蒙)那么你止步吧。这是他懦怯畏缩的天,使他不敢担当大事;他宁愿忍受侮辱,不肯挺身而起。我们在路上谈起的那个愿望,也许可以实现。德蒙,你且回到我的妹夫那儿去;催促他赶紧调齐人马,给你统率;我这儿只好由我自己出马,把家务托付我的丈夫照管了。这个可靠的仆人可以替我们传达消息;要是你有胆量为了你自己的好处而行事,那么不久大概就会听到你的女主人的命令。把这东西拿去带在身边;不要多说什么;(以饰物赠德蒙)低下你的头来:这一个吻要是能够替我说话,它会叫你的灵魂儿飞上天空的。你要明白我的心;再会吧。

德蒙

我愿意为您赴汤火。

高纳里尔

我的最亲的葛罗斯特!(德蒙下)唉!都是男人,却有这样的不同!哪一个女人不愿意为你贡献她的一切,我却让一个傻瓜侵占了我的眠

奥斯华德

夫人,殿下来了。(下。)

奥本尼上。

高纳里尔

你太瞧不起人啦。

奥本尼

啊,高纳里尔!你的价值还比不上那狂风吹在你脸上的尘土。我替你这种脾气担着心事;一个人要是看轻了自己的根本,难免做出一些越限逾分的事来;枝叶脱离了树干,跟着也要萎谢,到后来只好让人当作枯柴而付之一炬。

高纳里尔

得啦得啦;全是些傻话。

奥本尼

智慧和仁义在恶人眼中看来都是恶的;下流的人只喜欢下流的事。你们干下了些什么事情?你们是猛虎,不是女儿,你们干了些什么事啦?这样一位父亲,这样一位仁慈的老人家,一头野熊见了他也会俯首贴耳,你们这些蛮横下贱的女儿,却把他激成了疯狂!难道我那位贤襟兄竟会让你们这样闹吗?他也是个堂堂汉子,一邦的君主,又受过他这样的深恩厚德!要是上天不立刻降下一些明显的灾祸来,惩罚这种万恶的行为,那么人类快要像深海的怪物一样自相吞食了。

高纳里尔

不中用的懦夫!你让人家打肿你的脸,把侮辱加在你的头上,还以为是一件体面的事,因为你的额头上还没长着眼睛;正像那些不明是非的傻瓜,人家存心害你,幸亏发觉得早,他们在未下毒手以前就受到惩罚,你却还要可怜他们。你的鼓呢?法国的旌旗已经展开在我们安静的国境上了,你的敌人顶着羽飘扬的战盔,已经开始威胁你的生命。你这迂腐的傻子却坐着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一动不动,只会说,“唉!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奥本尼

瞧瞧你自己吧,魔鬼!恶魔的丑恶的嘴脸,还不及一个恶魔般的女人那样丑恶万分。

高纳里尔

嗳哟,你这没有头脑的蠢货!

奥本尼

你这变化做女人的形状、掩蔽你的蛇蝎般的真相的魔鬼,不要露出你的狰狞的面目来吧!要是我可以允许这双手服从我的怒气,它们一定会把你的肉一块块撕下来,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折断;可是你虽然是一个魔鬼,你的形状却还是一个女人,我不能伤害你。

高纳里尔

哼,这就是你的男子汉的气概――呸!一使者上。

奥本尼

有什么消息?

使者

啊!殿下,康华尔公爵死了;他正要挖去葛罗斯特第二只眼睛的时候,他的一个仆人把他杀死了。

奥本尼

葛罗斯特的眼睛!

使者

他所畜养的一个仆人因为激于义愤,反对他这一种行动,就拔出剑来向他的主人行刺;他的主人大怒,和他奋力猛斗,结果把那仆人砍死了,可是自己也受了重伤,终于不治身亡。

奥本尼

啊,天道究竟还是有的,人世的罪恶这样快就受到了诛谴!但是啊,可怜的葛罗斯特!他失去了他的第二只眼睛吗?

使者

殿下,他两只眼睛全都给挖去了。夫人,这一封信是您的妹妹写来的,请您立刻给她一个回音。

高纳里尔

(旁白)从一方面说来,这是一个好消息;可是她做了寡妇,我的葛罗斯特又跟她在一起,也许我的一切美满的愿望,都要从我这可憎的生命中消灭了;不然的话,这消息还不算顶坏。(向使者)我读过以后再写回信吧。(下。)

奥本尼

他们挖去他的眼睛的时候,他的儿子在什么地方?

使者

他是跟夫人一起到这儿来的。

奥本尼

他不在这儿。

使者

是的,殿下,我在路上碰见他回去了。

奥本尼

他知道这种罪恶的事情吗?

使者

是,殿下;就是他出首告发他的,他故意离开那座房屋,为的是让他们行事方便一些。

奥本尼

葛罗斯特,我永远感激你对王上所表示的好意,一定替你报复你的挖目之仇。过来,朋友,详细告诉我一些你所知道的其他的消息。(同下。)

第三场多佛附近法军营地

肯特及一侍臣上。

肯特

为什么法兰西王突然回去,您知道他的理由吗?

侍臣

他在国内还有一点未了的要事,直到离国以后,方才想起;因为那件事情有关国家的安全,所以他不能不亲自回去料理。

肯特

他去了以后,委托什么人代他主持军务?

侍臣

拉-发元帅。

肯特

王后看了您的信,有没有什么悲哀的表示?

侍臣

是的,先生;她拿了信,当着我的面前读下去,一颗颗饱满的泪珠淌下她的娇嫩的颊上;可是她仍然保持着一个王后的尊严,虽然她的情感像叛徒一样想要把她压服,她还是竭力把它克制下去。

肯特

啊!那么她是受到感动的了。

侍臣

她并不痛哭流涕;“忍耐”和“悲哀”互相竞争着谁能把她表现得更美。您曾经看见过光和雨点同时出现;她的微笑和眼泪也正是这样,只是更要动人得多;那些荡漾在她的红润的嘴唇上的小小的微笑,似乎不知道她的眼睛里有些什么客人,他们从她钻石一样晶莹的眼球里滚出来,正像一颗颗浑圆的珍珠。简单一句话,要是所有的悲哀都是这样美,那么悲哀将要成为最受世人喜的珍奇了。

肯特

她没有说过什么话吗?

侍臣

一两次她的嘴里迸出了“父亲”两个字,好像它们重压着她的心一般;她哀呼着,“姊姊!姊姊!女人的耻辱!姊姊!肯特!父亲!姊姊!什么,在风雨里吗?在黑夜里吗?不要相信世上还有怜悯吧!”于是她挥去了她的天仙一般的眼睛里的神圣的水珠,让眼泪淹没了她的沉痛的悲号,移步他往,和哀愁独自作伴去了。

肯特

那是天上的星辰,天上的星辰主宰着我们的命运;否则同一个父母怎么会生出这样不同的儿女来。您后来没有跟她说过话吗?

侍臣

没有。

肯特

这是在法兰西王回国以前的事吗?

侍臣

不,这是他去后的事。

肯特

好,告诉您吧,可怜的受难的李尔已经到了此地,他在比较清醒的时候,知道我们来干什么事,一定不肯见他的女儿。

侍臣

为什么呢,好先生?

肯特

羞耻之心掣住了他;他自己的忍心剥夺了她的应得的慈,使她远适异国,听任天命的安排,把她的权利分给那两个犬狼之心的女儿――这种种的回忆像毒刺一样整着他的心,使他充满了火烧一样的惭愧,阻止他和考狄利娅相见。

侍臣

唉!可怜的人!

肯特

关于奥本尼和康华尔的军队,您听见什么消息没有?

侍臣

是的,他们已经出动了。

肯特

好,先生,我要带您去见见我们的王上,请您替我照料照料他。我因为有某种重要的理由,必须暂时隐藏我的真相;当您知道我是什么人以后,您决不会后悔跟我结识的。请您跟我走吧。(同下。)

第四场同前。帐幕

旗鼓前导,考狄利娅、医生及兵士等上。

考狄利娅

唉!正是他。刚才还有人看见他,疯狂得像被飓风激动的怒海,高声歌唱,头上插满了恶臭的地烟草、牛蒡、毒芹、荨麻、杜鹃花和各种蔓生在田亩间的野草。派一百个兵士到繁茂的田野里各处搜寻,把他领来见我。(一军官下)人们的智慧能不能恢复他的丧失的心神?谁要是能够医治他,我愿意把我的身外的富贵一起送给他。

医生

,法子是有的;休息是滋养疲乏的神的保姆,他现在就是缺少休息;只要给他服一些药草,就可以阖上他的痛苦的眼睛。

考狄利娅

一切神圣的秘密、一切地下潜伏的灵奇,随着我的眼泪一起奔涌出来吧!帮助解除我的善良的父亲的痛苦!快去找他,快去找他,我只怕他在不可控制的疯狂之中会消灭了他的失去主宰的生命。

一使者上。

使者

报告,英国军队向这儿开过来了。

考狄利娅

我们早已知道;一切都预备好了,只等他们到来。亲的父亲啊!我这次掀动干戈,完全是为了你的缘故;伟大的法兰西王被我的悲哀和恳求的眼泪所感动。我们出师,并非怀着什么非分的野心,只是一片真情,热烈的真情,要替我们的老父主持正义。但愿我不久就可以听见看见他!(同下。)

第五场葛罗斯特城堡中一室

里根及奥斯华德上。

里根

可是我的姊夫的军队已经出发了吗?

奥斯华德

出发了,夫人。

里根

他亲自率领吗?

奥斯华德

夫人,好容易才把他催上了马;还是您的姊姊是个更好的军人哩。

里根

德蒙伯爵到了你们家里,有没有跟你家主人谈过话?

奥斯华德

没有,夫人。

里根

我的姊姊给他的信里有些什么话?

奥斯华德

我不知道,夫人。

里根

告诉你吧,他有重要的事情,已经离开此地了。葛罗斯特挖去了眼睛以后,仍旧放他活命,实在是一个极大的失策;因为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激起众人对我们的反感。我想德蒙因为怜悯他的苦难,是要去替他解脱他的暗无天日的生涯的;而且他还负有探察敌人实力的使命。

奥斯华德

夫人,我必须追上去把我的信送给他。

里根

我们的军队明天就要出发;你暂时耽搁在我们这儿吧,路上很危险呢。

奥斯华德

我不能,夫人;我家夫人曾经吩咐我不准误事盘锦治疗癫痫病医院排名的。

里根

为什么她要写信给德蒙呢?难道你不能替她口头传达她的意思吗?看来恐怕有点儿――我也说不出来。让我拆开这封信来,我会十分喜欢你的。

奥斯华德

夫人,那我可――

里根

我知道你家夫人不她的丈夫;这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她最近在这儿的时候,常常对高贵的德蒙抛掷含情的媚眼。我知道你是她的心腹之人。

奥斯华德

我,夫人!

里根

我的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我知道你是她的心腹;所以你且听我说,我的丈夫已经死了,德蒙跟我曾经谈起过,他向我求总比向你家夫人求来得方便些。其余的你自己去意会吧。要是你找到了他,请你替我把这个给他;你把我的话对你家夫人说了以后,再请她仔细想个明白。好,再会。假如你听见人家说起那瞎眼的老贼在什么地方,能够把他除掉,一定可以得到重赏。

奥斯华德

但愿他能够碰在我的手里,夫人;我一定可以向您表明我是哪一方面的人。

里根

再会。(各下。)

第六场多佛附近的乡间

葛罗斯特及德伽作农民装束同上。

葛罗斯特

什么时候我才能够登上山顶?

德伽

您现在正在一步步上去;瞧这路多么难走。

葛罗斯特

我觉得这地面是很平的。

德伽

陡峭得可怕呢;听!那不是海水的声音吗?

葛罗斯特

不,我真的听不见。

德伽

嗳哟,那么大概因为您的眼睛痛得厉害,所以别的知觉也连带模糊起来啦。

葛罗斯特

那倒也许是真的。我觉得你的声音也变了样啦,你讲的话不像原来那样粗鲁、那样疯疯癫癫啦。

德伽

您错啦;除了我的衣服以外,我什么都没有变样。

葛罗斯特

我觉得你的话像样得多啦。

德伽

来,先生;我们已经到了,您站好。把眼睛一直望到这么低的地方,真是惊心眩目!在半空盘旋的乌鸦,瞧上去还没有甲虫那么大;山腰中间悬着一个采金花草的人,可怕的工作!我看他的全身简直抵不上一个人头的大小。在海滩上走路的渔夫就像小鼠一般,那艘碇泊在岸旁的高大的帆船小得像它的划艇,它的划艇小得像一个浮标,几乎看不出来。澎湃的波涛在海滨无数的石子上冲击的声音,也不能传到这样高的所在。我不愿再看下去了,恐怕我的头脑要昏眩起来,眼睛一花,就要一个-斗直跌下去。

葛罗斯特

带我到你所立的地方。

德伽

把您的手给我;您现在已经离开悬崖的边上只有一-了;谁要是把天下所有的一切都给了我,我也不愿意跳下去。

葛罗斯特

放开我的手。朋友,这儿又是一个钱囊,里面有一颗宝石,一个穷人得到了它,可以终身饱;愿天神们保佑你因此而得福吧!你再走远一点;向我告别一声,让我听见你走过去。

德伽

再会吧,好先生。

葛罗斯特

再会。

德伽

(旁白)我这样戏弄他的目的,是要把他从绝望的境界中解救出来。

葛罗斯特

威严的神明啊!我现在脱离这一个世界,当着你们的面,摆脱我的惨酷的痛苦了;要是我能够再忍受下去,而不怨尤你们不可反抗的伟大意志,我这可厌的生命的余烬不久也会燃尽的。要是德伽尚在人世,神啊,请你们祝福他!现在,朋友,我们再会了!(向前仆地。)

德伽

我去了,先生;再会。(旁白)可是我不知道当一个人愿意受他自己的幻想的欺骗,相信他已经死去的时候,那一种幻想会不会真的偷去了他的生命的至宝;要是他果然在他所想像的那一个地方,现在他早已没有思想了。活着还是死了?(向葛罗斯特)喂,你这位先生!朋友!你听见吗,先生?说呀!也许他真的死了;可是他醒过来啦。你是什么人,先生?

葛罗斯特

去,让我死。

德伽

倘使你不是一根蛛丝、一根羽、一阵空气,从这样千仞的悬崖上跌落下来,早就像鸡蛋一样跌成粉碎了;可是你还在呼吸,你的身体还是好好的,不流一滴血,还会说话,简直一点损伤也没有。十根桅杆连接起来,也不及你所跌下来的地方那么高;你的生命是一个奇迹。再对我说两句话吧。

葛罗斯特

可是我有没有跌下来?

德伽

你就是从这可怕的悬崖绝顶上面跌下来的。抬起头来看一看吧;鸣声嘹亮的云雀飞到了那样高的所在,我们不但看不见它的形状,也听不见它的声音;你看。

葛罗斯特

唉!我没有眼睛哩。难道一个苦命的人,连寻死的权利都要被剥夺去吗?一个苦恼到极点的人假使还有办法对付那暴君的狂怒,挫败他的骄傲的意志,那么他多少还有一点可以自慰。

德伽

把你的胳臂给我;起来,好,怎样?站得稳吗?你站住了。

葛罗斯特

很稳,很稳。

德伽

这真太不可思议了。刚才在那悬崖的顶上,从你身边走开的是什么东西?

葛罗斯特

一个可怜的叫化子。

德伽

我站在下面望着他,仿佛看见他的眼睛像两轮满月;他有一千个鼻子,满头都是像波一样高低不齐的犄角;一定是个什么恶魔。所以,你幸运的老人家,你应该想这是无所不能的神明在暗中默佑你,否则决不会有这样的奇事。

葛罗斯特

我现在记起来了;从此以后,我要耐心忍受痛苦,直等它有一天自己喊了出来,“够啦,够啦,”那时候再撒手死去。你所说起的这一个东西,我还以为是个人;它老是嚷着“恶魔,恶魔”的;就是他把我领到了那个地方。

德伽

不要思乱想,安心忍耐。可是谁来啦?

李尔以鲜花杂乱饰身上。

德伽

不是疯狂的人,决不会把他自己打扮成这一个样子。

李尔

不,他们不能判我私造货币的罪名;我是国王哩。

德伽

啊,伤心的景象!

李尔

在那一点上,天然是胜过人工的。这是征募你们当兵的饷银。那家伙弯弓的姿势,活像一个稻草人;给我射一支一码长的箭试试看。瞧,瞧!一只小老鼠!别闹,别闹!这一块烘酪可以捉住它。这是我的铁手套;尽管他是一个巨人,我也要跟他一决胜负。带那些戟手上来。啊!飞得好,鸟儿;刚刚中在靶子心里,咻!口令!

德伽

茉荞兰。

李尔

过去。

葛罗斯特

我认识那个声音。

李尔

嘿!高纳里尔,长着一把白须!她们像狗一样向我献媚。说我在没有出黑须以前,就已经有了白须。⑿我说一声“是”,她们就应一声“是”;我说一声“不”,她们就应一声“不”!当雨点淋湿了我,风吹得我牙齿打颤,当雷声不肯听我的话平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她们,嗅出了她们。算了,她们不是心口如一的人;她们把我恭维得天花乱坠;全然是个谎,一发起烧来我就没有办法。

葛罗斯特

这一种说话的声调我记得很清楚;他不是我们的君王吗?

李尔

嗯,从头到脚都是君王;我只要一瞪眼睛,我的臣子就要吓得发抖。我赦免那个人的死罪。你犯的是什么案子?�H吗?你不用死;为预防癫痫复发的方法�H而犯死罪!不,小鸟儿都在干那把戏,金苍蝇当着我的面也会公然合哩。让通的人多子多孙吧;因为葛罗斯特的私生的儿子,也比我的合法的女儿更孝顺他的父亲。�H风越盛越好,我巴不得他们替我多制造几个兵士出来。瞧那个脸上堆着假笑的妇人,她装出一副守身如玉的神气,做作得那么端庄贞静,一听见人家谈起调情的话儿就要摇头;其实她自己干起那回事来,比臭猫和�}马还要得多哩。她们的上半身虽然是女人,下半身却是�H荡的妖怪;腰带以上是属于天神的,腰带以下全是属于魔鬼的:那儿是地狱,那儿是黑暗,那儿是火坑,吐着熊熊的烈焰,发出熏人的恶臭,把一切烧成了灰。啐!啐!啐!呸!呸!好掌柜,给我称一两麝香,让我解解我的想像中的臭气;钱在这儿。

葛罗斯特

啊!让我吻一吻那只手!

李尔

让我先把它揩干净;它上面有一股热烘的人气。

葛罗斯特

啊,毁灭了的生命!这一个广大的世界有一天也会像这样零落得只剩一堆残迹。你认识我吗?

李尔

我很记得你这双眼睛。你在向我腰吗?不,盲目的丘匹德,随你使出什么手段来,我是再也不会恋的。这是一封挑战书;你拿去读吧,瞧瞧它是怎么写的。

葛罗斯特

即使每一个字都是一个太,我也瞧不见。

德伽

(旁白)要是人家告诉我这样的事,我一定不会相信;可是这样的事是真的,我的心要碎了。

李尔

读呀。

葛罗斯特

什么!用眼眶子读吗?

李尔

啊哈!你原来是这个意思吗?你的头上也没有眼睛,你的袋里也没有银钱吗?你的眼眶子真深,你的钱袋真轻。可是你却看见这世界的丑恶。

葛罗斯特

我只能捉摸到它的丑恶。

李尔

什么!你疯了吗?一个人就是没有眼睛,也可以看见这世界的丑恶。用你的耳朵瞧着吧:你没看见那法官怎样痛骂那个卑贱的偷儿吗?侧过你的耳朵来,听我告诉你:让他们两人换了地位,谁还认得出哪个是法官,哪个是偷儿?你见过农夫的一条狗向一个乞丐乱吠吗?

葛罗斯特

嗯,陛下。

李尔

你还看见那家伙怎样给那条狗赶走吗?从这一件事情上面,你就可以看到威权的伟大的影子;一条得势的狗,也可以使人家唯命是从。你这可恶的教吏,停住你的残忍的手!为什么你要鞭打那个女?向你自己的背上着力下去吧;你自己心里和她犯�H,却因为她跟人家犯�H而鞭打她。那放高利贷的家伙却把那骗子判了死刑。褴褛的衣衫遮不住小小的过失;披上锦袍裘服,便可以隐匿一切。罪恶镀了金,公道的坚强的��刺戳在上面也会折断;把它用破烂的布条裹起来,一根侏儒的稻草就可以戳破它。没有一个人是犯罪的,我说,没有一个人;我愿意为他们担保;相信我吧,我的朋友,我有权力封住控诉者的嘴唇。你还是去装上一副玻璃眼睛,像一个卑鄙的谋家似的,假装能够看见你所看不见的事情吧。来,来,来,来,替我把靴子脱下来;用力一点,用力一点;好。

德伽

(旁白)啊!疯话和正经话夹杂在一起;虽然他发了疯,他说出来的话却不是全无意义的。

李尔

要是你愿意为我的命运痛哭,那么把我的眼睛拿了去吧。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的名字是葛罗斯特。你必须忍耐;你知道我们来到这世上,第一次嗅到了空气,就哇呀哇呀地哭起来。让我讲一番道理给你听;你听着。

葛罗斯特

唉!唉!

李尔

当我们生下地来的时候,我们因为来到了这个全是些傻瓜的广大的舞台之上,所以禁不住放声大哭。这顶帽子的式样很不错!用毡呢钉在一队马儿的蹄上,倒是一个妙计;我要把它实行一下,悄悄地偷进我那两个女婿的营里,然后我就杀呀,杀呀,杀呀,杀呀,杀呀,杀呀!⒀(侍臣率侍从数人上。)

侍臣

啊!他在这儿;抓住他。陛下,您的最亲的女儿――

李尔

没有人救我吗?什么!我变成一个囚犯了吗?我是天生下来被命运愚弄的。不要虐待我;有人会拿钱来赎我的。替我请几个外科医生来,我的头脑受了伤啦。

侍臣

您将会得到您所需要的一切。

李尔

一个伙伴也没有?只有我一个人吗?嗳哟,这样会叫一个人变成了个泪人儿,用他的眼睛充作灌园的水壶,去浇洒秋天的泥土。

侍臣

陛下――

李尔

我要像一个新郎似的勇敢地死去。嘿!我要高高兴兴的。来,来,我是一个国王,你们知道吗?

侍臣

您是一位尊严的王上,我们服从您的旨意。

李尔

那么还有几分希望。要去快去。(下。侍从等随下。)

侍臣

最微贱的平民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也会叫人看了伤心,何况是一个国王!你那两个不孝的女儿,已经使天道人伦受到咒诅,可是你还有一个女儿,却已经把天道人伦从这样的咒诅中间拯救出来了。

德伽

祝福,先生。

侍臣

足下有什么见教?

德伽

您有没有听见什么关于将要发生一场战事的消息?

侍臣

这已经是一件千真万确、谁都知道的事了;每一个耳朵能够辨别声音的人都听到过那样的消息。

德伽

可是借问一声,您知道对方的军队离这儿还有多少路?

侍臣

很近了,他们一路来得很诀;他们的主力部队每一点钟都有到来的可能。

德伽

谢谢您,先生;这是我所要知道的一切。

侍臣

王后虽然有特别的原因还在这儿,她的军队已经开上去了。

德伽

谢谢您,先生。(侍臣下。)

葛罗斯特

永远仁慈的神明,请停止我的呼吸吧;不要在你没有要我离开人世之前,再让我的罪恶的灵魂引诱我结束我自己的生命!

德伽

您祷告得很好,老人家。

葛罗斯特

好先生,您是什么人?

德伽

一个非常穷苦的人,受惯命运的打击;因为自己是从忧患中间过来的,所以对于不幸的人很容易抱同情。把您的手给我,让我把您领到一处可以栖身的地方去。

葛罗斯特

多谢多谢;愿上天大大赐福给您!

奥斯华德上。

奥斯华德

明令缉拿的要犯!好极了,居然碰在我的手里!你那颗瞎眼的头颅,却是我的进身的阶梯。你这倒楣的老贼,赶快忏悔你的罪恶,剑已经拔出了,你今天难逃一死。

葛罗斯特

但愿你这慈悲的手多用一些气力,帮助我早早脱离苦痛。(德伽劝阻奥斯华德。)

奥斯华德

大胆的村夫,你怎么敢袒护一个明令缉拿的叛徒?滚开,免得你也遭到和他同样的命运。放开他的胳臂。

德伽

先生,你不向我说明理由,我是不放的。

奥斯华德

放开,才,否则我叫你死。

德伽

好先生,你走你的路,让穷人们过去吧。要是这种吓人的话也能把我吓倒,那么我早在半个月之前,就给人吓死了。不,不要走近这个老头儿;我关照你,走远一点儿;要不然的话,我要试一试究竟还是你的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我可不知道什么客气不客气。

奥斯华德

走开,混账东西!

黑龙江治癫痫的医院怎么样德伽

我要拔掉你的牙齿,先生。来,尽管刺过来吧。(二人决斗,德伽击奥斯华德倒地。)

奥斯华德

才,你打死我了。把我的钱囊拿了去吧。要是你希望将来有好日子过,请你把我的体掘一个坑埋了;我身边还有一封信,请你替我送给葛罗斯特伯爵德蒙大爷,他在英国军队里,你可以找到他。啊!想不到我死于非命!(死。)

德伽

我认识你;你是一个惯会讨主上欢心的才;你的女主人无论有什么万恶的命令,你总是奉命唯谨。

葛罗斯特

什么!他死了吗?

德伽

坐下来,老人家;您休息一会儿吧。让我们搜一搜他的衣袋――他说起的这一封信,也许可以对我有一点用处。他死了;我只可惜他不是死在刽子手的手里。让我们看:对不起,好蜡,我要把你拆开来了;恕我无礼,为了要知道我们敌人的居心,就是他们的心肝也要剖出来,拆阅他们的信件不算是违法的事。“不要忘记我们彼此间的誓约。你有许多机会可以除去他;只要你有决心,一切都是不成问题的。要是他得胜归来,那就什么都完了;我将要成为一个囚人,他的眠就是我的牢狱。把我从他可憎的怀抱中拯救出来吧,他的地位你可以取而代之,这也是你应得的酬劳。你的恋慕的婢――但愿我能换上妻子两个字――高纳里尔。”啊,不可测度的女人的心!谋害她的善良的丈夫,叫我的兄弟代替他的位置!在这砂土之内,我要把你掩埋起来,你这杀人的�H妇的使者。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我要让那被人谋弑害的公爵见到这一封卑劣的信。我能够把你的死讯和你的使命告诉他,对于他是一件幸运的事。

葛罗斯特

王上疯了;我的万恶的知觉却是倔强得很,我一站起身来,无限的悲痛就涌上我的心头!还是疯了的好;那样我可以不再想到我的不幸,让一切痛苦在昏乱的幻想之中忘记了它们本身的存在。(远处鼓声。)

德伽

把您的手给我;好像我听见远远有打鼓的声音。来,老人家,让我把您安顿在一个朋友的地方(同下。)

第七场法军营帐

考狄利娅、肯特、医生及侍臣上。

考狄利娅

好肯特啊!我怎么能够报答你这一番苦心好意呢!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抵偿你的大德。

肯特

,只要自己的苦心被人了解,那就是莫大的报酬了。我所讲的话,句句都是事实,没有一分增减。

考狄利娅

去换一身好一点的衣服吧;您身上的衣服是那一段悲惨的时光中的纪念品,请你脱下来吧。

肯特

恕我,;我现在还不能回复我的本来面目,因为那会妨碍我的预定的计划。请您准许我这一个要求,在我自己认为还没有到适当的时间以前,您必须把我当作一个不相识的人。

考狄利娅

那么就照你的意思吧,伯爵。(向医生)王上怎样?

医生

,他仍旧睡着。

考狄利娅

慈悲的神明啊,医治他的被凌辱的心灵中的重大的裂痕!保佑这一个被不孝的女儿所反噬的老父,让他错乱昏迷的神智回复健全吧!

医生

请问,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叫王上醒来?他已经睡得很久了。

考狄利娅

照你的意见,应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他有没有穿着好?

李尔卧椅内,众仆舁上。

侍臣

是,;我们乘着他熟睡的时候,已经替他把新衣服穿上去了。

医生

,请您不要走开,等我们叫他醒来;我相信他的神经已经安定下来了。

考狄利娅

很好。(乐声。)

医生

请您走近一步。音乐还要响一点儿。

考狄利娅

啊,我的亲的父亲!但愿我的嘴唇上有治愈疯狂的灵药,让这一吻抹去了我那两个姊姊加在你身上的无情的伤害吧!

肯特

善良的好公主!

考狄利娅

假如你不是她们的父亲,这满头的白雪也该引起她们的怜悯。这样一张面庞是受得起激战的狂风吹打的吗?它能够抵御可怕的雷霆吗?在最惊人的闪电的光辉之下,你,可怜的无援的兵士!戴着这一顶薄薄的戎盔,苦苦地守住你的哨岗吗?我的敌人的狗,即使它曾经咬过我,在那样的夜里,我也要让它躺在我的火炉之前。但是你,可怜的父亲,却甘心钻在污秽霉烂的稻草里,和猪狗、和流的乞儿作伴吗?唉!唉!你的生命不和你的智慧同归于尽,才是一件怪事。他醒来了;对他说些什么话吧。

医生

,应该您去跟他说说。

考狄利娅

父王陛下,您好吗?

李尔

你们不应该把我从坟墓中间拖了出来。你是一个有福的灵魂;我却缚在一个烈火的车轮上,我自己的眼泪也像熔铅一样灼痛我的脸。

考狄利娅

父亲,您认识我吗?

李尔

你是一个灵魂,我知道;你在什么时候死的?

考狄利娅

还是疯疯癫癫的。

医生

他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暂时不要惊扰他。

李尔

我到过些什么地方?现在我在什么地方?明亮的白昼吗?我大大受了骗啦。我如果看见别人落到这一个地步,我也要为他心碎而死。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我不愿发誓这一双是我的手;让我试试看,这针刺上去是觉得痛的。但愿我能够知道我自己的实在情形!

考狄利娅

啊!瞧着我,父亲,把您的手按在我的头上为我祝福吧。不,父亲,您千万不能跪下。

李尔

请不要取笑我;我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傻老头子,活了八十多岁了;不瞒您说,我怕我的头脑有点儿不大健全。我想我应该认识您,也该认识这个人;可是我不敢确定;因为我全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且凭着我所有的能力,我也记不起来什么时候穿上这身衣服;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在什么所在过夜。不要笑我;我想这位夫人是我的孩子考狄利娅。

考狄利娅

正是,正是。

李尔

你在流着眼泪吗?当真。请你不要哭啦;要是你有毒药为我预备着,我愿意喝下去。我知道你不我;因为我记得你的两个姊姊都虐待我;你虐待我还有几分理由,她们却没有理由虐待我。

考狄利娅

谁都没有这理由。

李尔

我是在法国吗?

肯特

在您自己的国土之内,陛下。

李尔

不要骗我。

医生

请宽心一点,;您看他的疯狂已经平静下去了;可是再向他提起他经历的事情,却是非常危险的。不要多烦扰他,让他的神经完全安定下来。

考狄利娅

请陛下到里边去安息安息吧。

李尔

你必须原谅我。请你不咎既往,宽赦我的过失;我是个年老糊涂的人。(李尔、考狄利娅、医生及侍从等同下。)

侍臣

先生,康华尔公爵被刺的消息是真的吗?

肯特

完全真确。

侍臣

他的军队归什么人带领?

肯特

据说是葛罗斯特的庶子。

侍臣

他们说他的放逐在外的儿子德伽现在跟肯特伯爵都在德国。

肯特

消息常常变化不定。现在是应该戒备的时候了,英国军队已在迅速近。

侍臣

一场血战是免不了的。再会,先生。(下。)

肯特

我的目的能不能顺利达到,要看这一场战事的结果方才分晓。(下。)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