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聪明绝顶的鱼【国外经典童话】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小燕文学网    时间:2019-09-11




●「俄]萨尔蒂可夫。谢德林

从前有一条鱼。它的父母都很聪明,安分守己、平平静静地在河里生活了一辈子,没有被炖作鱼汤,也没有被梭鱼吞进肚里,它们嘱咐儿子也照它们这样做,老鲍鱼临死前对儿子说:“孩子,注意,要是你想一辈子过平平安安的好日子,那就得时刻留神!”

这条小鱼非常聪明,于是它开始依靠自己的智慧分析情况。它发现,不论把身子转向哪里――到处是绝境。水里,周围尽是些大鱼游来游去,数它最小;随便哪条鱼都能吃掉它,它却吞不下任何一个水生动物。而且它也不懂:干吗要去吞它们?虾能用螫把它夹成两段;蚤能叮它的脊背,把它折腾死。连它自己的鱼弟兄都是那样,只要看见它捉住一只蚊子,马上成群结队地扑过来抢夺。它们把蚊子夺过去后,乱哄哄打作一团,把蚊子抢了个稀烂。

还有人呢,那才叫阴险透了!为了使鲍鱼白白地送命,人能琢磨出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会使用什么大鱼网、小鱼网、捕鱼篓,还有……钓鱼竿!好像没有比钓鱼更愚蠢的玩艺儿了――只不过是一根线,线上拴个鱼钩,钩子上装一条蚯蚓或苍蝇……而且是怎样放上去的呢?……可以说是以顶不自然的方式钩在钩子上!但是被人钓上去的,数鱼最多!

关于钓鱼竿的事情,老鱼爸爸警告过它不止一次。“你最应该当心的,是钓鱼竿!”老鱼爸爸说,“因为,虽然这种工具最愚蠢不过,可是我们鱼,越是愚蠢的东西,越信任。人家给我们扔下一只苍蝇,好像对我们表示亲热似的;你要是咬住它。那可就要为一只苍蝇送命了!”

老鱼还讲了,怎样有一天它差点被炖了鱼汤。那时是大量捕捞它们。用跟河一样宽的大鱼网,顺着河底一直拉了两俄里远。好家伙!多少鱼都被捞上去了!梭鱼、鲈鱼、大头够。斜齿编、嘉鱼,甚至还有石斑鱼,都被人从河底的淤泥里拖了出来!被捞走的鱼,更是多得不计其数。当老鱼被渔网在河底上拖着走的时候,真吓坏了一一那种恐惧,在童话里讲不出来,也难以用笔墨形容。它只感觉自己被拖着走,完全不知道被拖到什么地方去。它看到自己的这边是条梭鱼,那癫痫病治好了不边是条鲈鱼,心思:不是这条,便是那条,马上会将自己吃掉,可是它们连碰也没有碰它……“那会儿可顾不上吃了!”大家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难免一死!至于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得死?一一谁也不明白。最后,人们开始收网,把网里的鱼往草上倒。那时老鱼才懂得了什么是鱼汤。只见沙地上有个红东西在时明时暗地抖动,那红玩艺儿上面冒起一团灰蒙蒙的云,烤得老鱼热极了,它感到浑身无力。没有水已经够难受的,加上热就更不好过了……它听见有人说,那是“篝火”。“篝火”的上头,架着个黑玩艺儿,里面有水在翻腾着,就像起大风浪时的湖水一样。它听见人说,那是“锅”。后来,有人说:把鱼放在“锅”里炖“鱼汤”吧!就开始把鱼大哥往锅里放。人把一条大鱼放在锅里,那条大鱼先往下一沉,然后像疯了似地往上一蹦,又重新沉了下去,再也不动弹了。就是说,它尝到了“鱼汤”的滋味了。起初人们不加选择地往锅里放鱼,后来有个老头儿看了老鱼一眼,说:“这么个小不点儿,对鱼汤有什么用处!让它呆在河里再长大一些吧!”这老头儿说着,抓住老鱼的鳃,就扔回河里了。老鱼可不傻,急忙拼命逃回家里去!等逃到了家,看见鱼老伴吓得半死不 活地正从洞里朝外张望呢……

结果怎样呢!不论当时老鱼怎么解释鱼汤是什么东西,那里面有什么,但直到如今,河里还很少有谁对鱼汤有个正确的概念!只有老鱼的儿子小鱼牢牢记住了父亲的教导,永记不忘。它是条知识渊博的鱼,又是个温和的自由主义者,它非常懂得,想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很不容易。“必须那样安排生活――让谁也别注意自己,”它对自己说,“不然就没有命了!”于是它开始那样生活。首先,它决定挖个只有自己能进去的洞,别的动物都进不去!它用嘴挖这个洞,整整挖了一年。一年之中,它有时钻在泥里过夜,有时躲在水牛劳底下过夜,有时藏在芦苇丛间过夜,经历了无数惊险。最后,总算挖成一个挺不错的洞,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刚好能容下它独自一个。其次,它决定这样安排自己的生活:夜里,当人类、飞禽、走兽和鱼都睡觉的时候,它出来散步;白天,它战战兢兢地躲在洞里。不过,完全不吃不喝是不行的。它既没有薪俸,也没有仆人,专治癫痫医院所以它决定约莫在中午,等所有的鱼都吃饱了的时候,跑出洞去碰碰运气,上帝保佑,也许能捉到一只小昆虫。如果捉不到小昆虫,只好饿着肚皮再躺回洞里去发抖。宁可不吃不喝,也比吃得饱饱的丢掉性命强。

它就这样做了。夜里出来散步,在月光下洗澡,白天钻在洞里发抖。只中午跑出洞去捉点什么吃――可是,中午能捉到什么呢!中午连蚊子都躲到叶子底下避暑去了,小甲虫藏在树皮底下。它只好喝几口水,就算了!它白天躺在洞里,夜里睡眠不足,经常挨饿,总是一个劲儿地想:“好像我还活着?明天会怎样呢?”

有一回,它身不由己打了个盹,竟做了中彩票的梦,赢了二十万。它欣喜若狂,简直忘乎所以了,翻了个身――再一瞧,自己的半个脸都伸到洞外去了……万一这当口附近有条小梭鱼怎么办!那条小梭鱼准能把它从洞里拖出去!

一天,它醒来时发现,就在它的洞对面,站着一只虾。那只虾仿佛中了妖术似的,一动也不动,朝它瞪着两只算盘珠似的眼睛,只有须子随着水流微微颤抖。可把它吓得够呛!那只虾足足守候了半天工夫,一直守候到天黑。吓得它不停地发抖,不停地发抖。

还有一次,黎明前它刚回到洞里舒舒服服地打了个大哈欠,感到睡意朦胧时,一眼瞅见不知打哪儿来了一条梭鱼,停在洞口,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条梭鱼也守候了它整整一天,就好像光看也能看饱似的。它把这条梭鱼也给糊弄过去了,它干脆没出洞。

这种事情,它遇过不是一次,也不是两次,而差不多天天遇到。每天它都哆哆嗦嗦地躲过去了,得到了胜利,每天它都欢呼道:“谢天谢地,我还活着!”

这还不算――它没有结婚,没有子女,虽然它父亲曾经有个颇大的家庭。它是这样考虑的:“父亲闹着玩似的就能混过一辈子!那个时代,梭鱼比现在善良,鲈鱼对我们这种小鱼根本不垂涎。虽然有一天父亲差一点被炖了鱼汤,可是毕竟还是碰见一个小老头,把它救了!如今河里的鱼越来越少,简直要绝迹了,所以鱼也受到了抬举。这会儿可顾不上成家,自己能够保住性命就不错!”

这条聪承德治疗癫痫明绝顶的鱼,就像这样活了一百多岁。这一百多年,它一直是战战兢兢的,哆里哆嗦的。它无亲无友,从来不去找谁,也没有谁来找它。 它不打牌,不喝酒,不吸烟,也不追求漂亮姑娘――它成天提心吊胆地只想一件事情:“谢夭谢地!好像我还活着!”

后来连梭鱼都开始夸它,说:“要是都像那样生活,河里才安静哩!”不过,这话它们是故意说的,以为一夸它,它准会出门自我介绍一番,说:“喏!说的就是我!”那时趁机抓住它。但是,这个当,它也没上,又一次用智慧战胜了敌人的阴谋诡计。

一共过了一百零几年,没有人知道,总之聪明绝顶的鱼要死了。它躺在洞里想道:“谢天谢地,我是寿终正寝,跟我的父母一样。”这时,它想起梭鱼的话,“要是都像聪明绝顶的鱼那样生活……”果真那样的话,情况会怎样呢?

它非常聪明,所以开动脑筋,琢磨这问题。忽然好像有谁向它低声耳语似的说道:“要知道,像那样,可能鱼早就绝种了!”

因为为了让鱼传宗接代,首先得有家庭,它却没有,光有家庭还不够――为了使鱼的家庭巩固和兴旺,为了使家庭成员个个身体健康,精神饱满,它们必须在自然环境里成长,而不能总呆在洞里,因为洞里永远很黑,它总呆在洞里,眼睛都快瞎了。必须让鱼们得到充分的营养,而且不能脱离社会,应该常常彼此来往,互相学习美德和优良品质。只有这种生活,才能使鱼的种日益完善,不致退化。

谁要是认为,只有那些因为吓破了胆,所以战战兢兢地躲在洞里的鱼才是可尊敬的先生,他算想错了。不是的,这种鱼不是什么好公民,而是最无用的。从它们那儿既得不到温暖,也不会受到冷淡;既得不到敬意,也不会受到屈辱……它们活在世上,只不过白白占块地方,白吃饭……

这一切是那样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使得它突然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我要钻出洞去,昂首阔步在河里,从这一头游到那一头!”但是它刚这样一想,就吓了一大跳。于是它战战兢兢地等死。活的时候是战战兢兢地活着,死也是战战兢兢地死。

刹那间,一生的事情都保定羊癫疯治疗医院在它脑海中闪过。它有过什么欢乐?它给过谁安慰?它给谁出过好主意?向谁说过一句好话,它收容过谁?给过谁温暖?保护过谁?有谁听说过它的事情?有谁记得它的存在?

对于所有这些问题,它只能回答:“谁也没有。”

它哆里哆嗦地过了一辈子――这就是全部经历。甚至现在,它快要死了,可是还在发抖,自己也不知因为什么。它的洞里又黑又挤,连转个身的地方都没有,阳光照不进去,洞里永远阴冷阴冷。它就躺在这潮湿的黑暗里,两眼什么也瞧不见,疲惫不堪,谁也不需要它,它就那样躺在那儿等死:让它彻底摆脱这毫无意思的生存吧,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饿死?

它能听见别的鱼从洞口迅速游过――也许那些也是跟它一样的鱼――没有谁对它感兴趣,谁也不会想到:“让我去问问聪明绝顶的鲍鱼,它到底用什么办法活了一百多岁?梭鱼没有把它吞进肚里,虾没有把它用螫夹断,渔人没有把它钓上去。”那些鱼游过洞口,说不定根本不知道聪明绝顶的鱼正在这洞里结束生命!

而最委屈的是:甚至没有听见过有谁夸它聪明绝顶。鱼们光是说:“您听说过一个傻瓜的事情吗?――这傻瓜不吃、不喝,谁也不见,跟谁也不来往,只顾保住自己的一条小命。”许多鱼干脆叫它蠢家伙和无耻的家伙,而且感到惊讶:河水怎能容忍这样的笨蛋住在里面。

聪明绝顶的鱼就这样一面思考,一面打盹儿。实际上,它也不是打盹儿,而是已经开始昏迷了。它的耳朵里响起临终的嗫啼,它感到全身疲倦无力。它这时又做了个以前做过的那个富于诱惑力的梦。它梦见赢了二十万,身子长了整整半俄尺,自己在吞食梭鱼。

它正做这梦的时候,脸渐渐从洞里探了出去。

忽然,它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梭鱼把它吞进肚里了?是虾用螯把它夹断了?还是它寿终正寝后漂到水面上去了?没有人证明此事。最可能的,还是它寿终正寝了,因为对梭鱼来说,吃这样一条病歪歪的垂死的鱼,而且还是聪明绝顶的鱼,有什么乐趣呢?

(王汶译)

© wx.wrxbz.com  小燕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